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四季--百花百草百药

停下匆忙的脚步,只为倾听花开的声音,在心灵的深处,且享用这份美的盛宴。

 
 
 

日志

 
 

湘医18——妙用逍遥散异病同治  

2017-03-22 11:41:36|  分类: 中医普及学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老用逍遥散来治疗中风后遗症,真是奇思妙想。
也是发古人之所未发,可以话将逍遥散的神奇妙处,透到淋漓尽致。
中风的病人,它是一团什么象?
是一团卧病在床,形体不能动,拘束之象。
在古籍上讲到,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
这句话啊,可以使我们得到好大的启发。
人只要卧病在床,他就有气郁之象,碰到气郁呢?
就要用逍遥疏解之。

我近来看一个病人,心肌梗塞,嘴边偏乌,走路震震颤颤,上巷走到下巷,都上气接不到下气。
身体好像给索绑到一样,行路都十分困难。
我一看话,病人开心不起来。
他话,要治心。
我话,治肝。
用四逆散配合肝三药,木香、郁金、香附这三味药,条达肝气。
一贴药不足两块钱,病人吃完三贴,连走几条巷,不会觉得气喘心慌。
郁闷之象得到稍解。

所以话,中风心脏这些问题啊,只要行动束缚,人不够逍遥开心啊,我看都可以像陈厚忠老先生一样,先让患者气血流通对流逍遥起来,人心胸开朗后,手脚就会有力,有助于康复。
从中我们可不可以拓展思维,联想到病人骨折伤筋后,卧病在床,这时难以康复,病人平时行动自由被剥夺,这时在床上是否形成一个郁闷之象,这时是不是需要用逍遥散来令气机流通,来解郁疏闷。
所以陈老第二例用逍遥散治腰椎间盘突出,腰骨疼,疼到难以转侧,要人家扛来诊所。
这种疼痛一是局部闭塞不通,二是人形成一个困卦,被压迫,不能够行动自如,多少心情也会抑郁,难以条达。
王清任在《医林改错》上讲到,无论外感内伤,伤人者无非气血。

而逍遥散呢?正是让那血气生足些来,然后再流通周转。
气血像那货币那样,流通中它才会增值。
白芍、当归养血。
白术、茯苓、甘草补气,这样气生血旺。
再靠柴胡、薄荷、生姜去对流。
这样气血冲和,百病不生,没有滞塞,何来疼痛。
在庄子《逍遥游》中提到逍遥的真正要义。
逍散其气郁,摇动其血瘀,不伤人体正气,谓之真逍遥。
所以前人立方逍遥散,非但仅治心胸不快乐之妇科病,同时它广泛地可以应用于中风偏瘫,骨伤,筋伤等,一切具有郁闷症状的。
这也是陈老给我们开了脑洞,我们从陈老的文章中可以得到更多的延伸和启发。
我们接下来看陈厚忠老先生的《妙治逍遥散异病同治》:


妙用逍遥异病同治1:妙治中风后郁
逍遥散是临床常用方。
此方最早见于《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主治“两胁作痛,寒热往来,头痛目眩,口燥咽干,神疲食少,月经不调,脉弦而虚”等症。是专为肝郁血虚,脾失健运之证而设,深寓“木能疏土,土能荣木”之意。故为调和肝脾之名方。
笔者深感此方配伍精当,为调肝气,益脾土之经典方。在临床上,凡见抑郁不乐,妇人经水不调,神疲食少,脉弦大而虚,或有寒热往来,口苦等,但见一二症即可选用此方,无论何病,只要辨证为肝郁血虚脾弱之证,均可选用,若能根据兼症,灵活加减,更能提高疗效,扩大治疗范围。余用此方加味治中风患者之郁,足可佐证。

中风病人,为何会致郁?细究其因,为肇端于患者于得病之前,肢体灵活,生活自由,不论做任何事情,均能随心所欲,一旦意外中风,使得部分肢体活动障碍,生活不能自理,甚者流涎滴水,说话吐词不清,行走靠他人推轮椅等,因而郁闷与病俱来,更何况患者在得病之前就有长期气郁不舒或剧烈情绪波动,诱发气郁化火生风二卒中,得病后又经长时间的治疗,劳人耗财,还要忍受治疗的痛苦和折磨,甚至此时疗效又不尽人意,患者肝郁气滞也在情理之中。更在临床时,医者也可能忽略此一环节,先是竭力抢救,忘记了以人为本的宗旨。因此,中风后郁,大多数人均有罹患,而治疗中风后遗症的首选治法也必先治郁,待郁证缓解后再根据辨证结果选择相应的治法。
然而在较长时间的治疗过程中,郁证也有可能随时再现,不单在中风后,也可见于恢复之中,所以及时有效地治郁可以明显提高中风病人的疗效,缩短疗程。兹举例如下:

例一:
郭某某,男,57岁,住本市。2014年8月3日突然中风,急送医院抢救,诊断为脑梗死,住院40余天保住性命,但遗下左半身不遂,不能行走,靠坐轮椅,语言蹇塞。于9月18日送来我处门诊。见面后,患者啼哭,情绪激动,右手紧紧抓住余而不肯松手,语言含糊不清,口中秽浊流涎,纳食不佳,大便干涩,夜寐不安。查形体壮实,脉弦涩,舌边尖红,苔黄厚腻。诊断为中风后遗致郁,遂处以逍遥散为基方,加胆草及草决明、川牛膝、珍珠母等疏肝解郁,化痰下浊,5剂。并嘱其放松心情,先稳定情绪,再计议通经活络,随证论治,并特告诫家属多与交流陪伴,按摩肢体,帮助康复。
复诊三次,郁证渐消,心情平和,随后活血化瘀,通阳还五,先后诊治三月,患者心态平和,生活基本能自理。

例二:
张某某,女,63岁,住本市。2016年9月19日初诊。陪人诉:患者于7月某日中风,在医院住院40余天,出院后请他人服中药及康复治疗,但疗效不佳,活动行走不便,每天哭闹,情绪极度不稳,夜不能寐,有时默默不语,甚至出现过激念头及行为,转而求余。余观他医多用补阳还五,黄芪重用至60~100克,又曾在某专治中风病医院住院,仍少效。
刻诊:患者形体消瘦,面部颧红,哭诉,夜不能寐,动不能行,烦而叹息,忆既往凡事都能,现处处要靠他人,治疗罔效,不如一了。观他医专从常治后遗,未尝不可,但虑其思虑不除,神乃不安,焉能潜心恢复,更何况气机不舒,血瘀岂祛。况他医往往忽视此病变病理过程,忘掉了中医的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这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关键,可见医者说来容易,处理难到,甚或一时想不周全,这些现象几乎为临床通弊。须为医者悟之!体之!

于是借逍遥散以疏肝解郁合酸枣仁汤养血荣筋安神。以此思路,先后三诊而郁消神安,续转而养血活络,反复治疗三月而心情正常,生活自理。
治郁之药甚多,逍遥散为首选。
丹溪曰:“人身诸病,多出于郁”。
费伯雄在《医方考》中亦曰:“逍遥散……最为解郁之善剂。”笔者在临床中几乎形成了中风后遗先治郁的惯例,不管有否郁证、郁脉,即使没有也径直使用,可期明显效果。
根据五行学说之脏象一体和有诸内必有诸外的思维,逍遥散不但疏泄肝内气机,同时也能疏泄五脏六腑之气机。众所皆知,肝属木,脾属土,木克土,肝病传脾,气机郁塞,归治于肝,这样还原了逍遥散之性,疏肝、养血、健脾之三环节,要切合治疗之用。
《成方便读》张秉承先贤析:“夫肝属木,乃生气所寓,为藏血之地,其性刚介,而喜条达,必须水以涵之,土以培之之,然后得遂其生长之意。若七情内伤或六淫外束,犯之则木郁而病变多矣”。后学完全可以拓展治疗范围,彰显中医之特色。
释此方义:归芍之养血以涵其肝,苓术草补土以培其木,柴薄姜俱系辛散气升之物,以顺肝之性,而使之不郁。如是则六淫七情之邪皆治,而郁证岂有不愈者哉!
妙用逍遥异病同治2:妙治腰腿病

所谓腰痛病,是多种疾病中的一个症状,临床上也可视为一个独立的疾病。多由六淫风寒湿邪外侵、劳损、外伤等诸多因素引起,此病痛包括现代医学的腰肌劳损、腰肌筋膜炎、腰椎间盘突出、腰椎骨质增生压迫坐骨神经等。
在临床上腰椎间盘脱出导致的腰腿痛最多,许多青壮年患者体力和劳动者尤为常见。
既往医者常以“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的观点论治,疗效一般甚或无效者多,经笔者多年的临床观察,“伤筋”应为重要病理现象,现代医学则在影像学的角度报告为或膨出或突出或脱出或椎管内狭窄畸形。然机体内的筋膜、肌腱、韧带等都可视为中医之筋,根据五脏学说:肝主筋、肾主骨、脾主肌肉四肢,筋统属于肝,受凉感寒、劳力扭伤都是引起伤筋的主要原因,病位应定在肝,而肝肾同源,母子所属,伤筋动骨,肝肾互通,又脾主肌肉四肢,即见肝病传脾,又可见肝郁脾虚,影响气机不畅,导致气血失和,不通则痛。

《内经》云“久行伤筋”,而现代医学也证实解剖中的腰椎4-5、腰5骶1,是全身应力的中点,人又是直立动物、人与天地相应、地心的吸引力与四足的动物不能相提并论,四足的动物,如牛、马、骆驼则很少有腰痛,可两足之人则罹患者众,可见地心的引力对人体也有一定的影响,加之长期的劳损,机体组织的退行性变,负重及活动度较大,最容易发生腰腿痛为主的腰椎病。并且余认为:以腰痛为主的是腰椎后韧带受到刺激,若间盘突出压迫后韧带,甚至击破后韧带而且压迫神经根时,腿痛也就发生了,否则仅累及腰部而已。
临床极少见到腰椎病压迫坐骨神经而同时出现双下肢疼痛者,因为间盘的脱出、膨出、突出仅为一侧而已,若双下肢同时出现,则当细辨其因,但还是腰腿痛范围。

有人认为,腰椎间盘脱出是椎间盘发生了脱出,是骨关节的病变,可用手法复位的方术治疗,甚至大有人相信,但愚医不敢苟同,认为椎间盘突出的病名与临床不符,髓核是软的,而非坚硬之骨,只不过是髓核脱出罢了。目前世界上包括中医、西医在内均没有有效的办法使髓核回缩,手术也不足以解决。非手术治疗在于解除间盘周围软组织的肿胀、压迫或黏连以缓解疼痛为主。中医对治疗此病有很大的优势,正是利用这“不通则痛、不荣亦痛”的机理来实施的,除内服外,尚有针灸、推拿、按摩、导引等多种方法。
笔者提出:本病以伤筋为主,定位在肝,故往往用逍遥散为主随证加减,或加固腰之杜寄续以肝肾同治,或加二术以疏肝健脾、或加枣仁、制首乌以养血荣筋,或加黄芪防己老鹳草鸡血藤等活络荣筋等,均取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现举例说明:

例一:刘某某,50岁,本市湘潭县人。于2016年7月2日初诊。
患者被人抬送来馆,不能动弹,既往有腰腿痛病史。10天前,在劳作后引发腰痛,旋即在当地服药打针,症状逐渐加重,至不能行走,躺卧在床,不能转侧,稍动则掣痛如刺,不动亦呻吟。
刻诊:患者神清,呈痛苦被动体位,直腿抬高试验阳性,局部皮温均衡,肌肉无萎削,唯腰椎及沿右侧坐骨神经走向压痛明显,纳食一般,夜寐不安,饮食二便均需人护理,苔黄,脉弦。四诊合参,诊断明确,治宜舒筋活络止痛,方用逍遥散加杜仲、桑寄生、续断、土元、川牛膝、石菖蒲、元胡,付5剂。
二诊:7月26日,服药后疼痛明显减轻,已能忍受和活动,但痛之彻而难忘,遂小心翼翼、认真服药。观脉、舌、证如前,虑效不更方,仍在上方基础上调整,先后服药70余剂而康复如常,印证了“通则不痛”的机理。

例二:胡某某,83岁,住本市,2010年10月25日初诊。
自诉:腰痛隐隐,经常反复发作,活动劳累加重,不能远行至500米,苦不堪言,欲求长寿而健康,除顽疾而获潇洒,但心忧而无良方。医院CT检查为腰椎病并骨质增生,久治少效,伴纳差,欠寐,便干。
刻诊:形老态龙钟,消瘦,拄拐缓行,面色萎黄,脉弦细紧,舌质偏红,苔薄黄。
四诊合参,诊断为肝肾阴虚,脾失健运,不荣则痛致腰腿痛。
方用逍遥散加杜寄续、枣仁、淮山、鸡血藤、焦三仙等,5剂后,症状有减,特别是纳食渐进,心情转愉,疼痛减轻,观思路,方药对证,宜谨守病机,击鼓再进,先后5诊,患者纳食正常,疼痛消除,行走已逾千米。嘱其预防感冒,保持乐观心态。

笔者认为,老年人不应认为是腰椎病,仅以影像学诊断二欠妥,而应根据临床认定。该患者年老体弱,当是肝肾不足,又纳差消瘦而饱受疼痛折磨,也有郁而致虚,运用疏肝健脾调肾,互相兼顾,进而收效,印证了“荣则不痛”的机理。
治腰腿痛、腰椎病等,不论新久均应抓住肝主筋爪、肾主骨、脾主肌肉四肢来辨证论治,增损用药,从而才能收到较好的疗效。腰椎病虽为筋骨病,但有两方面要注意,不论何法定要加入这两点思路:一是引经要的使用,二是拓展前面之腹部肠腑,使之通达、下行,亦减轻后背的阻力,这就是整体观念的运用,可使疗效倍增。
以上仅个人体悟,供同道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