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四季--百花百草百药

停下匆忙的脚步,只为倾听花开的声音,在心灵的深处,且享用这份美的盛宴。

 
 
 

日志

 
 

临证治法  

2017-05-12 11:45:00|  分类: 名医验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案一

阊门龚姓,腰患一疽,根盘围阔二尺余,前连腹,后接骨,不红不肿,不痛不软,按之如木。初延余治,以肉桂、炮姜,书于方首。别后另延苏城内外三四名家,众视余方,皆曰酷暑安可用此热剂。以余为非,议用攻托清凉,连治五日,病者神昏无胃。复延余治,患仍不痛,色如隔宿猪肝,言语不清,饮食不进。余曰∶能过今晚再商。是夜即毙。然其至死不痛。

不久伊芳戚亦患此症,延余治,以阳和汤服下,次日觉松,又服,疽消小半,才以犀黄丸与阳和汤逐日早晚轮服,第五日痊愈。后有发背相若者,照治而愈。
医案二
一壮年新婚百日,妻往母家,盈月方回。日值酷暑,未必欲毕贪凉多扇,五鼓时喉痛气逆,寒热交作。余问之,则曰∶三日前喉间略有微痛,今早五鼓胀肿痛甚。视其小舌,肿如胖人拇指,知系心肾虚实之火,并欲后经风,风火两闭之恙。若用发表,虚上加虚,若投寒剂,风火被罨,即用前胡、苏子、连翘、元参、赤芍、浙贝、甘、桔八味煎服,立愈。
医案三
一邻友,余家饮酒,二鼓而别,次早伊芳仆云∶阳物肿胀,痛难小便,遣来索药。度其酒归行房,妻以前用未洗之绢抹之,此绢必经毒虫咬过。即用仙人对坐草以解蛇毒,割人藤以解蜈蚣毒,二草捣烂取汁,调雄黄末涂上,立刻止痛消肿,下午痊愈。
医案四
无锡村妇,年三旬,五月望日下午,腹饥,正取面食,将举箸,忽喉疼难食。彼地一医以射干、赤芍、翘、芩、花粉、牛蒡等煎服,服即痰升满口,响若鼾声,痰不出齿,口有痰护。
余问始知骤起,况服凉药增险,此阴寒无疑也。但痰塞一口,万难进药,即取鹅羽蘸桐油厘许,入喉一卷,痰随羽出,吐有升许,以肉桂、炮姜、生甘草各五分,入碗内,以滚水冲浸,以碗仍顿汤中,用匙取药与咽一口,病者即称好了,连呷三四口,人起说饥,问余要饭吃可否,余曰∶与粥最宜。
医案五
南濠一匠,半夜请治喉症,问之不能回答。旁人云∶昨吃夜饭好好,唱歌作乐,睡着忽喉痛而醒。余以炙附如细粞一粒,放其舌上,咽津数口,痊愈。
医案六
一妇小腿经烫,被医者用冰片研入雪水敷之,不一刻,腿肿如斗,痛极难忍。请余治,妇曰∶只求止痛,死亦甘心。余曰∶幸在小腿下体硬地,倘烫腰腹,用此一罨,火毒入腹,难以挽回。以地榆研细,调油拂上,半刻痛止。令伊芳自拂,一二次痊愈。一使女炭火烫足背,烂一孔,以伏龙散乳调敷,不三日而愈。又邻家一孩,炉上滚汤浇腹,因痛自手扒破腹皮,油拂上一次痛息,以地榆末干撒于破处,次日肌生,未破者痊愈。
医案七
宜兴冯悠也,右足背连小腿转弯处,初起不过烫毒而成烂腿。三十余年,四起硬肛,小腿足肿如斗,烂腿可容大拳,有时出血,有时常流臭浆,满室难闻。自以布包如砖一块,以填孔内,否则空痛。时年七十有四,雍正六年,延余治,以老蟾破腹,蟾身刺数孔,以肚杂代包,填入孔内,蟾身覆盖孔外,每日煎葱椒汤,俟温,早晚各洗一次,以蟾易贴。内服醒消丸,亦早晚二服,三日后,取地丁大力鲜草,捣烂填孔,外盖乌金膏,仍以醒消丸日服。其肛口外四起硬块,内有皮中渗出清水者,以嫩膏加五美散敷。内有发痒者,以白花膏贴。内有块硬如石者,以生商陆捣烂涂。因孔内常有血出,先以参三七末撒内,次用地丁、牛蒡叶、根捣填,如此二十余日,腿始退肿痒息,而其硬块及硬肛皆平,皮色退黑,内肉鲜红,患口收小平浅,可以不用草填,日以五宝散撒上,仍贴乌金膏。因老翁精神不衰,饮食不减,始终不补收功。
医案八
宜兴徐玉梧子,周岁半。太阳一毒,背上心脐对处二毒,颈后口对处一毒,腰腹二毒,两腿五毒,共患十一毒,皆皮色不异。其大腿二毒,已经伊芳处医者开刀。闻余至,请治。以小金丹令日服二次,第五日消其九毒,消后又以小金丹服一次。因孩小,令其添一乳母,十日后,二孔皆红润,以保元汤,... 草皆生,加肉桂三分,煎杯许。另水煎参六分和服。半月后,以 、草易炙服愈,一月收功。
医案九
常熟赵太元长君,患横 ,被医家开刀。延余治,余问开刀几月矣,彼云已有半月也。
余曰∶此患破则难治,还有九月之寿。即辞别。别后三百日,伊芳戚在苏来云,已死月余。
医案十
兴邑路姓七岁童,顶门只寸许,并患三疽,溃久不敛,孔如棋大,浅而无脓,干而色灰,人倦无神。因服凉剂过多,饮食不进,延余治。余曰∶色似香灰,乃气血两丧;无脓干枯,精神已绝。兼值不食,难以延久,何能治之!次日而夭。
医案十一
枫镇闵姓,年十上,颈患瘰 ,烂成片,延烂耳腋及腰,如手掌大者数处,瘦弱成怯。初以洞天救苦丹与服,毒水大流,十日后以阳和汤、醒消丸每日早晚各服一次,十日项能舒转,饮食日增。外贴阳和膏,内服大枣丸。嗣后仍以前膏贴之,始终用荆芥汤洗,以山莲散敷,九十日收功。因未服子龙、小金二丸,其毒根未除,后腋生恶核,仍以子龙丸消之杜患。
医案十二
山塘姚姓媛,年二十九,小产月余。左肩手搭处,先发一毒,周有尺五,患后半月,背脊添出一毒,自上至下,计长一尺三寸,上阔下尖,皆白陷。十日后始请余治,其势甚笃,连服阳和汤三剂,人能坐起,五剂自能大小便,十二剂其续发者全消。先发之搭手,余地皆消,只剩患顶有脓者,如棋子大,脓足不痛而穿,四日收功。后言背上如负一板,舒转不快,以小金丹十丸,每日二丸,服毕,肌肤不板,神色复元。
医案十三
程姓母年七十,膝下患一阴毒流注,溃经数月,患下及旁,又起硬肿二块,与旧患相连。延一医,以新发之毒,误为旧患旁肿,不识流注,竟以托毒之剂与服。服二剂,致新发者被托发痛,始延余治。余以阳和汤与服三剂,新发之二毒皆消,接服小金丹十丸,后进滋阴温补,以杏仁散敷,半月脓浓,令服保元汤加肉桂,十余剂愈。
医案十四
王姓媳,颈内瘰数个,两腋恶核三个,又大腿患一毒,不作疼痒。百余日后,日渐发大,形几如斗,按之如石,皮现青筋,常用抽痛。经治数人,皆称曰瘤。余曰∶瘤系软者,世无石硬之瘤,乃石疽也。问可治否,答曰∶初起时皆可消,日久发大,上现筋纹,虽按之如石,其根下已成脓矣。如偶作一抽之痛,乃是有脓之证,上现青筋者,其内已作黄浆,可治。如上现小块,高低如石岩者,不治。三百日后,主发大痛,不溃而死。如现红筋者,其内已痛,血枯不治。倘生斑点,即自溃之证。溃即放血,三日内毙。今患所现青筋,医至患软为半功,溃后脓变浓浓,可冀收功也。外以活商陆捣涂,内服阳和汤,十日则止一抽之痛,十三剂里外作痒,十六剂顶软,十八剂通患全软。其颈项之块,两腋之恶核,尽行消散,一无形迹。只剩石疽未平,内脓袋下,令服参一钱,因在筋络之处,先以银针刺穿,后以刀阔其口,以纸钉塞入孔内,次入两次流水斗许。大剂滋补托里,删去人参,倍增生,连进十剂,相安已极。适有伊芳戚,亦行外科道者,令其、草换炙,服不三日,四外发肿,内作疼痛。复延余治,余令以照前方服,又服二十余剂,外以阳和膏,随其根盘贴满,独留患孔,加以布捆绑。人问何以既用膏贴,又加布绑,答曰∶凡属阴疽,外皮活,内膜生,故开刀伤膜,膜烂则死。所出之脓,在皮里膜外,仅似空弄,又不能以生肌药放入,故内服温补滋阴活血之剂,外贴活血温暖膏药,加之以捆,使其皮膜相连,易于脓尽,且又易于连接生肌。绑后数日,内脓浓浓,加参服两月收功。
医案十五
宜兴一舟子,阴囊形大如斗。被走方者穿之,不数日,烂见肾子,如鸡蛋大,旁有一筋,六七寸长,形若鸡肠双环,随肾子落出,臭气难闻。令以紫苏煎汤洗净其筋上烂腐,问其肾子、小便、小肚痛否?彼曰∶皆不痛。余曰∶此三处作痛难治,今不痛者,可治。日以紫苏汤洗,洗后以苏梗为末撒上,用青荷叶包之。内服黄连、归尾、黄芩、甘草、木通等药十剂。
五日后肾子收上,烂孔收小。此非患毒,乃是损伤,口既收小,肌色红白,内服地黄汤,外敷生肌散而愈。
医案十六
福建客,满身广豆,又患横 。余想横乃阴虚之症,药宜温补;广豆系火毒之症,药宜凉解,二症相背,既利于毒,必害于疽,务使二症皆宜之药,非犀黄丸,外无他法。令其每日空心时,酒送三钱,十服,二症痊愈。后一人毒重者,倍服而愈。
医案十七
妇,项痰核三处,年久生管,延治。以拔管药插入,日易,半月愈两,惟有一管,浅如一粞。不意根据夫远归,两日管深如旧。余曰∶此刻治,定无功效,容日商治。伊芳母问余,余曰∶俟令婿出外,半月亦可收功。数日后,接女归,延治而愈。又,壮年,臂有二管,问伊芳可有暗疾,曰∶有梦遗。余以六味删去泽泻,增线胶、龙骨、芡实、莲须为丸,鹿含草煎汤,晨夕各送三钱,服完,二管皆痊。
医案十八
一妇,两乳皆患乳岩,两载如桂圆大,从未延医。因子死悲哭发威,形大如杯,以五通、犀黄丸,每日早晚轮服,九日全消。又,男子乳亦患,因邻送鲫鱼膏粘贴,两日发大如拳,色红始来。令其揭下,与服阳和四剂,倘色转白可救。色若仍红,无救矣。四日,患色仍红,哀恳求治,以犀黄丸、阳和汤轮服,服至十六日,四余皆消,独患顶溃,用蟾拔毒三日,半月收功。
医案十九
洞庭秦卜年,项腋恶核十二处,服连翘、昆布等药病重,又被刺破,烂经三载,始来就医。
以阳和汤、犀黄丸轮服半月,十中愈八,喜甚,带药而回。路见凉粉买食,至家又食冷水激面,次日二便皆闭,第五日死。此病者自不惜命,故记以为病者之戒。
医案二十
南濠客叶姓,耳下并患恶核,一被针穿生管,一大如杯,以阳和、小金轮服,未溃者全消。
彼问管可易愈否?余曰∶消管甚易,管消即敛。倘将敛,一经走泄,管即复生,愈期难订。
彼系真诚,果即敛。
医案二十一
洞庭钱永泰子,患痘毒,医用清火解毒之剂,以一医毒增六七,再医毒生二十,医至第二年,孔皆有管,日流臭浆,右足缩不能行,坐卧三载,始来就治。以阳和、小金、犀黄等丸与服,内用化管药,半月愈半,一月管化,有多骨者亦出。彼欲领子回家,才以生肌散并调和气血之丸与回。任子率性,欲食即与,不洗即止,不敷即停,日以酸橙石榴等果消闲,严冬复臭难闻。余曰∶臭则烂,香则生。肌寒疽未敛,日食酸涩,领回三月,患管复旧,乃父母害之也。
医案二十二
妇,乳患一白疽,寒热痛甚,余以阳和丸同二陈汤煎服,得睡痛息,连进三服痊愈。
又妇,患者相告,伊芳弟亦习外科,以夏枯、花粉、连翘、橘叶等药,连服五剂,号痛不绝。
延治,余视向白色变微红,难以全消,即书肉桂、炮姜、麻黄,加二陈汤,令伊芳煎服,当晚痛止能睡,明日皱皮缩小,服下果然,连进数剂,患项不痛而溃。贴阳和解凝膏收功。
医案二十三
木渎镇谈姓妇,背患如碗,初起色白,近已转红,痛甚,时值三伏,余以阳和汤书毕,旁人云∶此暑天缘何用麻黄发表,桂、姜之热剂,余曰∶此阴症也。彼云∶患色转红,阴已变阳。余因其说,恐患家疑惧,立令等候煎服,服不超时,痛息,接服四剂,患消七分,其有脓之三分,不痛而溃,五日收功。
医案二十四
一童十一岁,手足臂腿及指头面遍身浮肿,数日后,日增沉重,以致气喘不能眠。偶有远客,令觅黄皮柑子一只,同酒酿二斤,煎至将干,去柑内核,取连酒酿食之,二次痊愈。
马曰∶以上方案,瑕瑜互见,已于各症内声明,兹不赘述。

摘自冯济相本草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