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四季--百花百草百药

停下匆忙的脚步,只为倾听花开的声音,在心灵的深处,且享用这份美的盛宴。

 
 
 

日志

 
 

执一法,不如守一方  

2017-05-12 11:52:12|  分类: 名家经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河湖海之医道
最近读了一本有关中医的一本书,名子叫《江河湖海之医道》,其中有一篇文章读来令人沉思不已。还是先看原文,再疑义相与析,奇文共欣赏:
我们读书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说,学中医,跟师很重要。于是,我们就被安排去跟师。
我的运气很好,被安排到一位非常知名的妇科专家章老师那里抄方。章老师擅疗月经不调、痛经、闭经、更年期综合症、保胎、不孕症、子宫肌瘤、卵巢囊肿,后来成为了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也就说是全国名专家了。
每天跟章老师抄方的有四个,其中两个是她带的硕士研究生,专门负责写门诊病历。其实她们写的不能算是真正的门诊病历,就是记录患者的就诊时间及主诉而已。而我和另一个就是给她写处方。
老师拿起患者的门诊病历,叫了患者的姓名。患者就从研究生那边转移到她的旁边的凳子上。她眼睛瞟着研究生记录的主诉,右手的三个手指头按着患者的寸关尺,然后叫患者伸出舌头,她瞟了一眼,就立即吩咐我们:
“一号方加黄芪三十克、郁金二十克。”我们就按她的吩咐在处方写着。接着就是下一个。一个上午的三个多小时,一百四十三个病人就这么被打发走了。我们呢,就是反复写:“一号方加某某多少克、某某多少克;二号方加某某多少克、某某多少克;三号方加某某多少克、某某多少克;四号方加某某多少克、某某多少克。”一百四十三个病人也就是这四个方加味就搞定了。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这样——都是这四个方加味搞定的。
后来,我们弄清楚了这四个基本方的组成,
一号方是逍遥散;
二号方是八珍汤;
三号方是理中汤加桃仁、红花、龟板、牡蛎;
四号方是小陷胸汤加柴胡疏肝散。
凡是月经不调、痛经、闭经、更年期综合征等她就用一号方加味;
凡是保胎就用二号方加味;
子宫肌瘤、卵巢囊肿、附件囊肿等就用三号方加味;
凡是不孕症是四号方加味。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她就是这样反反复复用这四个基本方加味来给患者处方用药的。
原来她在课堂上给学生们讲的阴阳理论、五行理论、气血津液理论、脏腑辨证、整体论治、辨证论治、四气五味、君臣佐使、相生相克皆如浮云。
理论是理论,临床是临床,这就是中医最深层的悖论。
这些全国知名的专家们,给学生讲课时都把中医理论抬得非常的高,但等他们自己去看病时,却大多和章老师一样。尽管他们用的基础方不同,但这些名医们的基础方很少超过十个的。大多数就是五个左右。

其中有一个看儿科的名医,就只一个荆防败毒散加味就把所有到他那里看病的患者搞定,他每天处理的患者从未少于一百位,他曾多次被中医医院请去给医生们讲授他的临床经验呢,当我听了两次后,一看到他就想呕吐。《江河湖海之医道一中医的悖论》
这篇文章初读完觉得好笑,细思起来还真是哪么回事。尽管作者对这样的中医颇有微词和不满,我们尚且不管,仅看对某些中医的画像还是满真的,不说入木三分,也八九不离十。
很多中医行医一辈,最后也就是靠几张方子来回加减。专科尤其是这样,不奇怪。
我始终认为中医是经验医学。没有什么太深奥的地方。混日子,不求上进的守住几张方子来回加减和资历名声就够了;水平高的,能力强的无非是记住百十个方子,来回加减也就足够应付一切病证了。这是事实,这也说明阴阳五行的辨证施治不好用,倒不如汤方辨证来的痛快和有效。
但是现实中很多人不信这一套,迷信阴阳五行辨证施治,不去钻研探讨汤方辨证施治。我一生看病分二个阶段,年轻时用辨证施治,疗效不高;年老时用汤方辨证疗效卓然。这就是古人说的“执一法,不如守一方”的道理,所以我希望年轻的中医,从这篇文章中看出些名堂来,真正认识汤方辨证的价值。但不要学习某些老中医的作法,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行的是汤方辨证,讲的却是辨证施治,骗中医的未来---青年学子。这是我的一点偏颇之见,望大家讨论,以正视听。
摘抄:古道瘦马
执一法,不如守一方  
读了孙曼之在《“方证对应”的再思考》中说的:
“方证对应实际上是省略了由证至方的中间环节,即辨证论治”,
“而方证对应的本质,是省略掉了这样一个过程。目前只有在经方的使用中,才有这样一个提法。在时方中,是不存在这样一个问题的。这是因为,时方通常都是由一种理论作为前提而产生、形成的。对于其发病机制及其症候,早已口个经方与时方的基本要求。方证对应只是辨证论治的初级形式。”
“因此。辨证论治是中医学永不枯竭的活水源头。熟练的掌握辨证论治方法,则是每一位中医工作者所应追求的终极目标。失去了这一目标,我们就将会终生一事无成。抛弃了辨证论治方法的中医学,就是被掏空了灵魂的中医学,那样的中医学,将会失去存在的实际价值并会日渐消亡。”
及赵红军 的^
“能说明方证对应不是辨证论治的初级形式吗?”
我又翻看了冯希纶编著的《方证是辨证论治的尖端》一文:
初跟随胡老抄方,常听胡老说:
“这个哮喘病人是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hE”;
“这个肝炎患者是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证”,
并见其方总是原方原剂量,很少加减。疗效却很好。感到很奇怪,于是请教胡老,胡老笑日:
“辨方证是辨证的尖端。”
当时因习惯于用脏腑经络等辨证方法.故对其言不理解。胡老看透了我的心思,因此常利用星期天给我讲解《伤寒论》《金匮要略》及其方剂的特点、适应证,这样渐渐有所领悟。
 在《伤寒论》中第34条“桂枝证”、第101条“柴胡证”等,有以方名证的范例,因此,方证是<伤寒论》的精华。
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逐渐体会到,不论是脏腑辨证、经络辨证,还是八纲六经辨证,最终都要落实在方证上。也就是说,有无疗效,决定于方证对应与否。
例如八纲和六经,虽然是辨证的基础,并且在这个基础上也能够制定施治的准则,但在临床治疗、确保疗效上,是远远不够的。
具体来说,若已辨明为太阳病,其治疗原则是用汗法,但发汗的方药是很多的,是否任取一种发汗药即可用之有效呢?
当然不是,中医辨证,不仅是辨八纲六经而已,而更重要的是,还必须通过它们辨方药的适应证。如太阳病治须发汗。但发汗必须选用适应整体情况的方药。
更具体地讲,除太阳病的特征外,还要详审患者其他一切情况,选用恰当、有效、适应整体的发汗药,这样才能有可能取得预期的疗效。即如,
无汗、身体疼痛、脉紧丽喘者,则宜麻黄汤;
若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者,则宜用葛根汤;
若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则宜用大青龙汤。
这些方剂,虽都属太阳病的发汗剂,但各有其固定的适应证,若用得不恰当,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方剂的适应证,即简称为方证,某方的适应证,即称之为某方证。这即《伤寒论》的方证对应的理论和经验。
如桂枝汤证、麻黄汤证、葛根汤证、大青龙汤证、柴胡汤证、白虎汤证等等。
故胡老称“方证是八纲六经辨证的继续,亦即辨证的尖端”。
中医治病有无疗效,其主要关键就在于方证是否对应。
经过胡老的熏陶,逐渐熟悉了方证,在临床治疗上获得了很大自由,临床疗效有了显著提高,也更深刻地认识到方证的意义。
如曾治一婴儿,感冒后只喝水不喝牛奶,家属很着急。西医检查治疗无效,转中医治疗。
先以停食着凉给服至宝锭、保赤丹等不效;
又以脾虚服健脾汤药,治疗月余不效。
诊得其脉浮数,苔自润根厚,又症见易头汗出,饮水或喝牛奶后常呕吐,一看便知此是五苓散证,予服一剂。
汗止、吐已,但仍不爱喝牛奶,因尚有暖气、腹胀等症,知此时为茯苓饮证,随予服两剂而痊愈,转而一天能喝四瓶牛奶,其父母甚是感慨,立志要自学中医。

又曾治一日本留学生,咳嗽二月余,曾服中药数十剂不效,而剂量、药味越来越多,视其方多为养‘阴清肺之剂。
诊时症见咽中干、不思饮,恶寒无汗、鼻塞、头痛,舌苔白润,脉沉弦。
此证首辨六经当属少阴,再辨方证为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仅服一剂而解。 
“执一法,不如守一方”,这是充分认识到《伤寒论》的方证辨证的重要性。方证较之证型更为直接,它具有定性、定量和实践检验性质。
古今不少人看到了方剂和证问存在着一定对应关系,重视了证和方剂间关系的研究,诸如孙思邈、柯韵伯、方有执等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留下了许多宝贵资料,值得我们在他们研究基础上进一步挖掘和开发。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