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四季--百花百草百药

停下匆忙的脚步,只为倾听花开的声音,在心灵的深处,且享用这份美的盛宴。

 
 
 

日志

 
 

升降出入,中医之魂!  

2017-05-18 17:29:37|  分类: 名家经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薛东庆

临床诊治疾病,注重中医气机升降出入理论,升降出入为临床辨证施治,遣方用药之准绳。
升降出入正常,是一个人健康的基本条件,一旦失其常,则百病从生。
从升降出入四字入手,加上寒热,虚实,证情将尽收眼底。
升降出入是机体活动的基本表现形式
1.
是脏腑活动的基本形式。(具体阐述略)
2.
是经络活动的基本形式。
3.
是气血运行的基本形式。
4.
是病理的基本表现形式。
导致升降出入失常的原因:
外感六淫、内伤七情、饮食、劳倦、疠气等
气机升降出入的病理表现形式
升降不及、太过、不调与反作

病的性质与升降出入的关系
1.外感之病,其位在表,病情轻浅,以出入主其外。(病情轻浅)
2.内伤之病,多归于升降,其位在里,以升降主里。(病情深重)
虚实与升降的规律:
升不及,降太过多为虚证;
升太多,降不及,多属实证;
升降反作多为虚实错杂证。
升降出入理论与六经辩证的关系。
六经辩证是八纲辩证的具体化,讲述的是病从外到里的变化过程。
大致来说。三阳皆为表证,三阴为里证,三阳分太阳,少阳,阳明,
三阴分少阴,太阴,厥阴。
三阴三阳在临证的表现,本人推崇俞根初(重订通俗伤寒论)的总结;
三阳实热,总清阳明,三阴虚寒,总理太阴。
十分注重脾胃的关系,先人所谓,得谷者昌,失谷者亡
伤寒杂病论本为一本,后世分为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二部。实为一本,欲得其全貌,当二部合一。
本人认为伤寒前半部讲出入为多,盖出入主其外。
金匮要略讲升降为多,盖升降主里。
升降出入理论与卫气营血,三焦辩证的关系。
叶天士治温热病,创营卫气血,三焦辩证.实则上从证侯的变化来阐述疾病的变化.
卫气营血,主重于从出入来进行辩证.跟三阴三阳辩证,实则上是一致的,只是用的方法不同,一则凉,另一则以温为主,异曲同工。不同,病的性质不同。
三焦辩证,主要是从升降着手,用于湿温辩证。
赵绍琴先生,著(温病纵横),纵横二字,实得道之谓。纵,实言出入,横,实言升降。
刘绍武先生著(三部六病)主要抓住表里寒热,实则言出入也。
上二者,皆得道之著也。
综上所述,后世的温热病的辩证也脱离不开升降出入四字。
内经中有关升降出入理论的治则
《素问.通评虚实论》云:“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邪盛者,当以祛邪为主,或透邪于表外,或泻热于前后二阴,病邪去,则升降复常。
精气虚者,当以补为主,在上,在表者,宜固其气;在下,在里者,宜固其精。气虚者,宜补其上,精虚者,宜补其下,补上欲其缓,补下欲其急,调气以和血,调血以和气,寒者温之,热者清之;在上者,抑而降之,下陷者,升而举之,散于外者,敛而固之,结于内者,疏而散之;当升而不可过,升之太过,气虚失固,气耗欲脱,气逆反越;补而不可壅,补之太过,气机阻塞,血脉凝滞,气血失畅;当散不可过散,过散则表气疏,而上气亦不能下济;当降不能降之太过,过于降则气陷;耗散者,不可收敛太过,敛之太过,则血气郁滞等;上实者忌升,下虚者忌降。(摘自李文瑞先生)
上述要言不繁,就是采用适宜的方法,使失常的升降出入,复归自然。
升降出入理论在临证中的运用
(一)升降出入理论在肺系疾病中的运用

肺主气,司呼吸。升降出入失常则肺病作,治肺关键是调理气机升降平衡。
肺主宣发和肃降,一升一降,一阴一阳谓之道。
应宣中有降,降中有宣,最终达到升降平衡。
经文举例:
1.师曰:息摇肩者,心中坚,息引胸中,上气者,咳息张口,短气者,肺痿唾沫。
2支饮不得息,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方见肺痈篇中)。
肺痈,喘不得卧,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
葶苈大枣泻肺汤方
葶苈(熬令黄色,捣丸如弹子大)
大枣12枚
右先以水三升,煮枣取二升,去枣,内葶苈,煮取一升,顿服。
3.肺痿吐诞沫而不咳者,其人不渴,必遗尿,小便数,所以然者,以上虚不能制下故也。此为肺中冷,必眩,多诞唾,甘草干姜汤以温之。若服汤已渴者,属消渴。
咳而脉浮者,厚朴麻黄汤主之。
厚朴麻黄汤方
厚朴五两
麻黄4两
石膏如鸡子大
杏仁半升
半夏半升
干姜2两
细辛2两
小麦一升
五味子半升
右九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小麦熟,去滓,内诸药,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脉沉者,泽漆汤主之。
泽漆汤方
半夏半升
紫参五两(一作紫菀)
泽漆三斤(以东流水五斗,煮取一斗五升)
生姜五两
白前五两
甘草
黄芩
人参
桂枝各3两
右九味,口父 咀,内泽漆汁中,煮取五升,温服五合,至夜尽。
3.火*逆上气,咽喉不利,止逆下气者,麦门冬汤主之。
麦门冬汤方
麦门冬七升
半夏一升
人参3两
甘草2两
粳米三合
大枣12枚
右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温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4.肾着之病,其人身体重,腰中冷,如坐水中,形如水状,反不渴,小便自利,饮食如故,病属下焦,身劳汗出,衣(一作表)里冷湿,久久得之,腰以下冷痛,腹重如带五千钱,甘姜苓术汤主之。
甘草干姜茯苓白术汤方
甘草2两
白术2两
干姜4两
茯苓4两
右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腰中即温。
肾死藏,浮之坚,按之乱加转丸,益下入尺中者,死。
5.问曰:三焦竭部,上焦竭善噫,何谓也?师曰:上焦受中焦气未和,不能消谷,故能噫耳;下焦竭,即遗溺失便,其气不和,不能自禁制,不须治,久则愈。
问曰:热在上焦者,因咳为肺痿。肺痿之病何从得之?师曰:或从汗出,或从呕吐,或从消渴,小便利数,或从便难,又被快药下利,重亡津液,故得之。曰:寸口脉数,其人咳,目中反有浊唾诞沫者何?6。师曰:为肺痿之病。若口中辟辟燥,咳即胸中隐隐痛,脉反滑数,此为肺痈,咳唾脓血。脉数虚者为肺痿,数实者为肺痈。
7.问曰:病咳逆,脉之,何以知此为肺痈?当有脓血,吐之则死,其脉何类?师曰:寸口脉微而数,微则为风,数则为热;微则汗出,数则恶寒。风中于卫,呼气不入;热过于荣,吸而不出。风伤皮毛,热伤血脉*。风舍于肺,其人则咳,口干喘满,咽燥不渴,时唾浊沫,时时振寒。热之所过,血为之凝滞,蓄结痈脓,吐如米粥。始萌可救,脓成则死。
上气,面浮肿,肩息,其脉浮大,不治。又加利,尤甚。
上气,喘而躁者,属肺胀,欲作风水,发汗则愈。

病案
病案一,秦 悬饮踞于胁下,疼痛,呕吐清水。用仲景法。
芫花 甘遂大戟 吴茱萸 白芥子(各二钱)
将河水两大碗,入上药五味,煎至浓汁一碗,去渣,然后入大枣五十枚,煮烂,俟干。每朝食大枣五枚。
渊按∶此五饮之一,乃实证也。用之得当,其效如神。
病案二,强 中气不足,湿化为痰,气逆不降,喘息不安,夜重于
昼。脉象弦滑,滑主痰饮,痰饮属阴,故病甚于夜也。拟降气化痰,兼扶中气。
半夏 苏子陈皮 茯苓 前胡 旋复花 神曲 竹茹 雪羹 枇杷叶
盖 夫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留而不去,其病则实。留饮久
踞不去,亦由中气之虚。欲逐其饮,先补其中。丹溪云∶补完胃气而后下之为当。兹议先补中气一法。
六君子汤去甘草,加干姜。
又 甘遂半夏汤,用甘遂五分。
又 照前方用甘遂七分。
又 照前方用甘遂一钱。
虽大便仍未泻,而腹中已觉甚安,即停。药三日。
病案三,许 音哑喘咳,痰声 咯。风痰袭肺,肺胀夹惊险候。
麻黄 杏仁射干 桔梗 桑白皮 菖蒲 枳壳 前胡 白前 紫菀 白萝卜汁(冲服)

(二)升降出入理论在脾胃疾病中的运用
脾胃同居中焦,通达上下,实为升降运动的枢纽。脾主升清,胃主沉降,是维持人体生理功能的重要组成部分。故本人认为脾胃为升降之中枢。脾主升,胃主降。脾气宜健运为用,胃气宜下行为宜。

相关条文举例:
1.干呕,吐逆,吐诞沫,半夏干姜散主之。
半夏干姜散方
半夏
干姜各等分
右二味,杵为散,取方寸匕,浆水一升半,煎取七合,顿服之。
2.干呕,哕,若手足厥者,橘皮汤主之。
橘皮汤方
橘皮4两
生姜半斤
右二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下咽即愈。
3.哕逆者,橘皮竹茹汤主之。
橘皮竹茹汤方
橘皮二升
竹茹二升
大枣三10枚
生姜半斤
甘草五两
人参1两
右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4.妊娠呕吐不止,干姜人参半夏丸主之。
干姜人参半夏丸方
干姜1两
人参1两
半夏2两
右三昧,末之,以生姜汁糊为丸,如梧子大,饮服十九,日三服。
5.病人胸中似喘不端,似呕不呕,似哕不哕,彻心中愤愤然无奈者,生姜半夏汤主之。
生姜半夏汤方
半夏半升
生姜汁一升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半夏,取二升,内生姜汁,煮取一升半,小冷,分四服,日三夜一服。止,停后服。
6.水谷入胃,消于脾阳。水之消化,较难于谷。缘脾土磨化。全赖于火,火为土母,火旺土燥,力能克水,脾阳蒸动,水谷精华,化为雾气,游溢而上,归于肺家,肺金清肃,雾气降洒,化而为水,如釜水沸腾,气蒸为雾也。
气化之水.有精有粗,精者入于脏腑而为津液,粗者入于膀胱而为溲溺。溲溺通利,胃无停水,糟粕后传,是以便干。
《灵枢营卫生会》: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气水变化于中焦,沤者,气水方化,而未盛也。及③其已化,则气腾而上,盛于胸膈,故如雾露。水流而下,盛于膀胱,故如川渎。川渎之决,由于三焦,《素问?灵兰秘典》;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
7.中气旺则戊己转运而土和,中气衰则脾胃①湿盛而不运。土生于火而火灭于水,土燥则克水,土湿则水气泛滥,侮土而灭火。水泛土湿,木气不达,则生意盘塞.但能贼土,不能生火以培土,此土气所以困败也。血藏于肝而化于脾,太阴土燥,则肝血枯而胆火炎,未尝不病但足太阴脾以湿土主令,足阳明胃从燥金化气,湿为本气而燥为化气,是以燥气不敌湿气之旺。阴易盛而阳易衰,土燥为病者,除阳明伤寒承气证外不多见,一切内外感伤杂病,尽缘士湿也。
8.湿者,太阴土气之所化也.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人为脾。太阴以湿土主令,辛金从土而化湿,阳明以燥金主令,戊土从金而化燥。己土之湿为本气,戊土之燥为子气,故胃家之燥不敌脾家之湿,病则土燥者少而土湿者多也。

太阴主升,己土升则癸水与乙木皆升。士之所以升者,脾阳之发生也,阳虚则土湿而不升,己土不升,则水木陷矣。火金在上,水术在下,火金降于戊土,水木升于己土。戊土不降,则火金上逆,己土不升.则水木下陷,其原总由于湿盛也。
9.土者,四维之中气也。脾以阴土而含阳气,故脾阳左升则化肝木,胃以阳土而胎阴气,故胃阴右降则化肺金。金降于北,凉气化寒,是谓肾水,木升于南,温气化热,是谓心火。肺、肝、心、肾,四象攸分,实则脾胃之左右升降而变化者也。
10.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补之。
11呕而胸满者,茱萸汤主之。
茱萸汤方
吴茱萸一升
人参3两
生姜六两
大枣12枚
右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温服七合,日三服。
12干呕,吐诞沫,头痛者,茱萸汤主之。(方见上)
13呕而肠鸣,心下痞者,半夏泻心汤主之。
半夏泻心汤方
半夏半升(洗)
黄芩3两
干姜3两
人参3两
黄连1两
大枣12枚
甘草3两(炙)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干呕而利者,黄芩加半夏生姜汤主之。
黄芩加半夏生姜汤方
黄芩3两
甘草2两(炙)
芍药2两
半夏半升
生姜3两
大枣12枚
右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夜一服。
14诸呕吐,谷不得下者,小半夏汤主之。(方见痰饮中)
妇人吐诞沫,医反下之,心下即痞,当先治其吐诞沫,小青龙汤主之;涎沫止,乃治痞,泻心汤主之。
15.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
小半夏加茯苓汤方
半夏一升
生姜半斤
茯苓3两(一法4两)
右三味,以水七升,煮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
16.假令瘦人脐下有悸,吐涎沫而癫眩,此水也,五苓散主之。
五苓散方
泽泻1两一分
猪苓3分(去皮)
茯苓3分
白术3分
桂枝二分(去皮)
右五味,为末,白饮服方寸匕,日三服,多饮暖水,汗出愈。

病案举例:
程,男23。
肠胃不和,时常便溏, 次数多。时有胃痛。
舌有瘀点。诊断为湿阻中焦。
处方:
焦三仙各15克,生蒲黄10克包,白术炒15克,
升麻10克,陈皮12克,制半夏12克,党参12克,
防已12克,广木香10克,制苍术15克。泽泻10克。
五剂。
复诊:
胃纳正常,舌中瘀点已去大半。大便正常。
处方如下:
生山楂15克,茯苓12克,制半夏12克,光槟榔10克,
广木香10克,制苍术12克,白扁豆15克,佛手12克,
生蒲黄6克包,藿香10克,陈皮12克,炒苡仁30克。
伍剂。
愈。
男,食物不洁,泄泻多次后,身感无力,不思饮食。和其脾胃可也。
处方如下:
党参10克,生姜15克,车前草15克,苏藿梗各12克,生甘草5克,茯苓10克,陈皮12克,苍术6克,甘葛15克,晚蚕沙15克,广木香9克,防风9克,
叁剂。
(三)升降出入理论在心肾疾病中的运用

心为君主,生命的主宰,肾是先天之本,生命之源,心不能受邪,受邪则危,肾不能受伐,受伐则殆。
五行中心属火,肾属水,水火是阴阳的征兆,升降为阴阳运动的反映,所以升降运动以心肾为其根本。心与肾相交,为水火相济之象,肾中真气上升,心火不致于上炎.而心火下降,以温肾中真水。一升一降,一阴一阳也.
经文举例:
1.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饮一斗,小便一斗,肾气丸主之
2.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一作目眶痛),发落,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主之。
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方
(《小品》云:虚弱浮热汗出者,除桂,加白薇、附子各3分、故曰二加龙骨汤)
桂枝
芍药
生姜各3两
甘草2两
大枣12枚
龙骨
牡蛎各3两右七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病案:
病案一,华 病由丧子忧怒抑郁,肝火亢甚,小溲淋浊,渐至遗精,一载有余,日无虚度。今年新正,左少腹睾丸气上攻胸,心神狂乱,龈血目青,皆肝火亢盛莫制也。经云∶肾主闭藏,肝司疏泄。二脏皆有相火,其系上属于心。心为君火,君不制相,相火妄动,虽不交会,亦暗流走泄矣。当制肝之亢,益肾之虚,宗越人东实西虚、泻南补北例。
川连 焦山栀延胡索 鲜生地 赤苓 沙参 川楝子 知母 黄柏 龟板 芡实
另当归龙荟丸一钱,开水送下。
附丸方∶
川连(盐水炒)苦参 白术(米泔浸,晒) 牡蛎
共研末,用雄猪肚一枚,将药末纳入肚中,以线扎好,用水酒各半煎烂,将酒药末共捣,如嫌烂,加建莲粉拌干作丸。每朝三钱,开水送下。
病案二,
薛便泄半载,脾肾两亏;脉沉细涩,阴阳并弱。阳萎不举,精伤特甚;面白无华,气虚已极。足跗浮肿,阳虚湿注于下;纳食嗳气,胃虚气逆于中。调治之方,自宜脾肾双补,阴阳并顾。然刚热补阳,恐劫其阴;滋腻补阴,恐妨其胃。刻下节届清明,木旺土衰之候。脾者,土也。肾属坎水,一阳藏于二阴之中。当于补土中兼顾肾脏阴阳为是。
怀山药 炮姜炙甘草 党参 五味子 菟丝子 砂仁 茯苓 冬术 鹿角霜
如不效,党参换人参,鹿角霜换鹿茸。
复 脾肾双补,略见小效。今腹中鸣响,气向下坠,属脾虚气陷。舌心光红,脉沉细数,为肾脏阴伤。用补中升阳法。
高丽参 怀山药冬术 炙甘草 肉果 五味子 陈皮 菟丝子 沙苑子 川断 鹿角霜 白芍
(六)升降出入理论在肝胆疾病中的运用
肝属风木之脏,性升发冲和,不郁不亢;胆为中精之腑,性宣通泄,可升可降;肝主谋虑,胆司决断,表里相和,升降相宜,职能疏泄,运脾和胃,畅达气血,疏利三焦,情志和平。胆属少阳,少阳为枢,枢司开阖,人身之气血动则生阳,静则生阴,有开则能通于外,有阖则能应于内,无开则出废,无阖则入绝,枢机不利,则升降之机停,开阖之机废。肝胆相连,互为表里,胆气和降,有利于肝气的升发,不致化火灼肺,肝气升发,助胆之功能发挥。若胆气升降失调,可生诸多疾病。如肝升太过,肝火上炎,治则宜清降抑肝;阴亏不能潜阳,则阳腾于上,治宜滋阴潜阳;肝风内动,治宜镇肝熄风。肝升而不及,木郁气滞,治宜疏肝解郁,调其升降。
(此文摘自李文瑞老中医,为常见肝病的治则,治肝可参看王旭高先生治肝三十法)

病案举例:
某 先天不足,肾气虚寒,膀胱失化,肾囊胀大,疝气上攻,呕吐不止。防其发厥。
肉桂 金铃子乌药 巴戟肉 胡芦巴 半夏 吴茱萸 泽泻 小茴香 荔枝核
又末药方∶
棉子肉(四两,炒)小茴香(二两,盐水炒) 糯米(半升,炒黄)
共研末,砂糖调服。
渊按∶水盛凌土之象,须崇土御水为主。
病案二,

陆经停一载有余,肝气不时横逆,胸脘胁肋疼痛,呕吐酸水,大腹日满,青筋绽露,此属血臌。盖由肝气错乱于中,脾土受困,血海凝瘀,日积月大,状如怀子,而实非也。今病已极深,药力恐难见效。
川楝子 丹参归尾 香附(盐水炒) 延胡索 五灵脂(酷炒) 陈皮 砂仁 红花 淡吴萸
(七)升降出入理论在妇科疾病中的运用.
妇女因生理不同于男子,故治法有其特殊性。然而万变不离升降出入四字。。举例说明。如经行吐衄,实证则多由肝经郁火,迫血上行,治则当疏肝清热、引血下行,方药如清肝引经汤,又如带下病,由于脾虚引起的,治法当健脾益气、升阳除湿-完带汤等,方中荆芥,防风,柴胡皆是升阳之品。再如,妊娠恶阻由于胃虚引起,治法当健脾和胃、降逆止呕,方药香砂六君子汤,方中砂仁,半夏等为降逆之品。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读者当多多临证中体会。

病案举例.
钱 少腹有块,痛则经来如注,气升如喘。冲脉久伤,肝木肆横。
香附(醋炒)紫石英 当归 白芍(酒炒) 木香 三棱(醋炒) 大熟地 牛膝 小茴香(盐水炒) 青皮(醋炒)
潘年近六旬,天癸久去而反频来,是谓脱营。脱营者,元气极虚不能固摄,血从外脱也。又名下竭,故腰痛如折。下竭者必上厥,故面赤、火升、发热也。血属阴,阴虚则阳亢,故脉弦硬无情。其脉愈数,其阴愈虚。夏令一交,阳亢无制,恐致水涸龙飞,难为力矣。
阿胶(赤石脂拌炒)牡蛎 海参 线鱼胶(米粉炒) 元精石 沙苑子 贡菜(洗淡) 猪腰子(酒洗) 茯神 龟板胶(余粮石拌炒)生洋参(元米炒)朝服震灵丹二钱,暮服威喜丸二钱。
渊按∶吴鞠通法也。妙以咸降有情之物补下焦精血。、
其他有关升降出入的经典条文
3.师曰:吸而微数,其病在中焦,实也,当下之即愈,虚者不治。在上焦者,其吸促,在下焦者,其吸远,此皆难治。呼吸动摇振振者,不治。
4清邪居上,浊邪居下,大邪中表,小邪中里,馨饪之邪,从口入者,宿食也。五邪中人,各有法度,风中于前,寒中于暮,湿伤于下,雾伤于上,风令脉浮,寒令脉急,雾伤皮肤,湿流关节,食伤脾胃,极寒伤经,极热伤络。
5.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葛根汤主之。
葛根汤方
葛根4两
麻黄3两(去节) 桂枝2两(去皮)
芍药2两
甘草2两(炙)
生姜3两
大枣12枚
右七味,口父
咀,以水七升,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去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不须啜粥,余如桂枝汤法将息及禁忌。
6.痉为病(一本痉字上有刚字),胸满口噤,卧不着席,脚挛急,必齿介齿,可与大承气汤。
大承气汤方
大黄4两(酒洗) 厚朴半斤(炙去皮) 枳实5枚(炙)芒硝三合
右四昧,以水一斗,先煮二物,取五升,去滓,内大黄。煮取二升,去滓,内芒硝,更上火微一二沸,分温再服,得下止服。
胸痹,胸中气塞,短气,茯苓杏仁甘草汤主之,橘枳姜汤亦主之。
茯苓杏仁甘草汤方
茯苓3两
杏仁五10个
甘草1两
右三味,以水一斗,煮取五升,温服一升,日三服(不差,更服)。
问曰:三焦竭部,上焦竭善噫,何谓也?师曰:上焦受中焦气未和,不能消谷,故能噫耳;下焦竭,即遗溺失便,其气不和,不能自禁制,不须治,久则愈。
师曰:热在上焦者,因咳为肺痿;热在中焦者,则为坚;热在下焦者,则尿血,亦令淋秘不通。大肠有寒者,多鹜溏;有热者,便肠垢。小肠有寒者,其人下重便血;有热者,必痔。
问曰:病有积、有聚、有馨气,何谓也?师曰:积者,藏病也,终不移;聚者,府病也,发作有时,展转痛移,为可治;馨气者,胁下痛,按之则愈,复发,为馨气。诸积大法:脉来细而附骨者,乃积也。寸口积在胸中;微出寸口,积在喉中;关上积在脐旁;上关上,积在心下;微下关,积在少腹。尺中,积在气冲;脉出左,积在左;脉出*右,积在右;脉两出,积在中央;各以其部处之。
咳逆倚息,不得卧,小青龙汤主之(方见上文肺痈中)。
胃反,吐而渴,欲饮水者,茯苓泽泻汤主之。
茯苓泽泻汤方((外台)云:治消渴脉络胃反吐食之,有小麦一升)
茯苓半斤
泽泻4两
甘草2两
桂枝2两
白术3两
生姜4两
右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内泽泻,再煮取二升半,温服八合,日三服。
“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脏,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腑”

本人总结:
1.脾胃为升降之中枢。
2.少阳为出入之关键。
3.临床诊治疾病,注重中医气机升降出入理论,升降出入为临床辨证施治,遣方用药之准绳。
4.六经辩证与卫气营血,三焦辩证实则异曲同工。法不离升降出入四字。。
5.寒温本为一家,伤寒与温病之争可以休也.
6. 外感辩证以寒热,表里四字出入,着眼出入.,
内伤诸证,以虚实,寒热为主,重点升降.
7.临证时以升降出入四字入手,可有效避免辩证的僵化.可法随证变,方由法出.千法万方,可出于临证实际,不必拘泥于书本.
8.将升降出入四字灵活运用,有赖于理精方备,中药药性基础扎实,临证方可运用自如。
感谢
此篇,为本人习练形意拳术一年来,结合拳中道理与中医理论、临证实践所悟出,
在此一并感谢我的形意恩师袁林发先生。
袁林发先生为傅派形意拳第三代传人。
(傅剑秋----张慰祖-----袁林发)
并以此文缅怀已故启东老中医陈希龄先生。
陈希龄先生简介:
陈希龄先生,已故,江苏启东人氏。19岁开始独立行医,开设私立诊所,后因私变公入新义卫生院中医内外科工作。临证近60年。生前与胡安庆,顾丕荣等多有来往。
医术比较全面,内科,妇科,儿科,针炙皆通。擅用大黄芒硝,擅长杂证证治。
留有学医笔记几部,胡安庆湿温案绎手抄本一部,医案除本人部分留存外,大多丢失。
于2004年病故,寿年86岁

参考书籍;
伤寒论
金匮要略
金匮要略心典。
重订通俗伤寒论
百年中医临床家从书-----李文瑞
脾胃论
王旭高临证医案
温病纵横
三部六病
四圣心源
蒲辅周医疗经验
本人见解,若有不妥之处,敬请明眼指正。
本人此文尚有补充之处(辩证,脉象,温病的条文,本人医案),转载者,当注上本人姓名。
薛东庆原创
 
升降出入,,中医之魂!
 
升降出入药物浅述及临证组方


升降出入   中医之魂  补续。
薛东庆原创,转发者请注上本人姓名,谢谢配合
大纲:
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
经典论据:
1“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咸味涌泄为阴,淡味渗泄为阳”(《素问·至真要大论》)。
2“味薄者升,气薄者降。气厚者浮,味厚者沉”(李东垣),李时珍),
3“气味薄者浮而升,味厚气薄者沉而降;气味俱厚者能浮能沉,气味俱薄者能升能降”
4“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5“酸咸无升,辛甘无降,寒无浮,热无沉”
6“凡药轻虚者浮而升,重实者沉而降”
7“升者引以咸寒,则沉而达下焦;沉者引以酒,则浮而上巅顶”(李时珍)

药物升浮沉降举例:(仅供参考)
升浮:麻黄、桂枝、附子、肉桂,荆芥、防风、黄芪、党参、辛夷、荷叶、升麻、桑枝、升麻、苏叶、白芷、独活、柴胡、葛根、牛蒡子、蔓荆子、藁本等。
沉降:苁蓉、枳壳、冬瓜仁、大黄、黄连、黄柏、芒硝、知母,五味子、诃子、黄芩、黄连,龙骨、苏子、、磁石、牡蛎、牛膝、决明、瞿麦、车前子、白芥子、葶苈子、牛膝、  通草、椿根皮、等。
说明一下:上述分类只是大概上的分类。因药物炮制、份量可影响升浮沉降之性,在配伍中更是变化多端。故上述分类,实在只能作参考。

临证主要采用的辩证立法大纲:
1,升降出入,纵横论治。
解说:纵者,静则可言三焦,动则升降也,横,静则阴阳六经也,动则出入也。
“万物之中人一也,呼吸升降,效象天地,准绳阴阳。”
2,病证合参,据证立法,方随法出,方随证变。
附本人总结的临床组方遣药的常用方法:
1君臣佐使组方法
       2,主证+次证相合组方
       3,脉舌相参,方证对应法。
       4,系统组方。代表方剂:小柴胡汤、全息汤等。
       5相生相克法:例如升降并用、培土生金、泻南补北法、肝肾同治,肺肾同治,脾肝同治,心肾同治、寒温并用、表里并用、润燥相济、、、、等。
      6,基本方出入组方法:一般以常用有效方方剂,根椐相关证侯进行加减。此法临床常用。
      7,其他组方:相恶组方(此法少用)代表方剂:疡科心得录中的八反丸对药组方、等。
备注:前五法,都是组方的大纲。
临床组方遣药的主要考虑因素:
一,病情虚实寒热、体质强弱、病位(表、中、里)、病势(趋上、炎下等)、病史、治疗史等。
药物相畏、相恶、煎煮、服药方法、禁口等。
二,用药的一般原则,新病阴阳相乖,补偏救弊,宜用其偏:
久病阴阳渐损,补正扶元,宜用其平。
三,用药顾及胃气。
四,苦寒、辛热过燥、有毒性猛等药,用时注意,胆大心细。
治学法要二则
1经论、本草、经方,中医之规矩,为临证根基,功夫也
历代明家经验方案笔记,仍达临证灵悟变通之径,灵气也。

2识证不明,万法废用。治疗无效,皆是空论。

附相关摘录三则
赵绍琴论升降并用
升降并用是临床组方遣药的常用方法,也可以说是一种用药的技巧。
升指升药,即具有升浮作用的药物;降指降药,即具有沉降作用的药物。升降两类不同作
用趋向的药物并用于同一方中,既升且降,相反相成,调畅气机,开发郁结,通上达下,升清降浊,消胀除满,止利通便,健胃助运,种种功效,不能尽述。概而言之,升降并用的目的在于调整脏腑功能以复其常。其机理何在?盖自天地自然至万事万物,其运动变化不外升降出入。
    经言:“升降出入,无器不有。”东垣云:“万物之中人一也,呼吸升降,效象天地,准绳阴阳。”人身脏腑功能万千,欲一言而概之,唯气机升降而已。升降正常则脏腑各司其职,人斯无疾。反常则为病矣。诸如肺失宣肃,脾不升清,胃失通降,肝失条达,心肾不相交济,无非升降失常之病。又,丹溪指出:“人身诸病多生于郁。”又云:“百病多有兼郁者。”何谓郁?曰:“郁者,当升者不能升,当降者不能降,当变化者不能变化,此为传化失常,六郁之病见矣。”凡气郁、湿郁、痰郁、血郁、食郁、火郁,诸郁为病不同,其本于升降失常则一。郁则病,病则郁。是以献可有凡病俱宜作郁看之论,可谓一语中的。故治病宜兼治郁,治郁宜调升降,升降并用乃治郁用药之诀窍。
    昔贤妙用升降之例甚多,仲景葛根芩连汤主治阳明热利,君葛根升浮以散火郁,合芩连苦寒以坚阴止利,可谓升降并用之祖方。补中益气用升柴大升阳气,若阴火上冲较重,东垣主张加黄柏、知母苦寒泻火,亦升降并用。治疗大便不通的通幽汤、济川煎,于通降群药中配入一味升麻,是以升助降,古人组方之妙如此。要之,病在下应知当升,病在上须晓宜降,欲降之必先升之,欲使升之必先降之,非纯升纯降之用,当使升中有降,降中有升,升降并用以复脏腑之常。
    临床常用的升药,凡味薄体轻辛散宣发之风药皆可用之,不独升柴也;而凡寒凉泻火渗泄下行之品皆属降药,不独硝黄也。至于具体的配伍应用又在乎临证斟酌矣。
赵绍琴论升降散
升降散   僵蚕、蝉衣、片姜黄、大黄
气机升降失常,当升者不能升,当降者不得降,则必郁,郁久则生热,是为郁热,故脏腑功能失调诸证多伴有郁热之象。赵氏于此等症推崇清代杨栗山所制升降散,以为调整升降之良剂。方由僵蚕、蝉衣、片姜黄、大黄四药组成。僵蚕味辛咸而性平,有轻浮上升,升阳清化之功,蚕以桑叶为食,又感风而殒,故能祛风泄热,轻疏升和,兼能解毒定惊;蝉衣辛咸寒入肝经,祛风清热,开郁疏表,升散透疹,亦以升发为用;姜黄辛苦而性温,行气活血,化瘀通络,辛能行气疏风,苦泄温通,为疏调气机兼活瘀滞之品;大黄苦寒攻泄,能荡涤肠胃,攻积导滞,推陈出新,兼入血分行瘀,是下行泄火清热,宣郁化瘀之良药。四药配伍,升降并用,寒温互参,共奏行气解郁,宣上导下,通利三焦,开达气机,活血行瘀之功,升清阳,降郁热,而复升降之常。临床用治肝胆郁热,三焦不畅,脾胃停滞,气机升降失常而见心急烦躁,夜寐梦多,低热不退,月经不调,或状若血虚阴伤诸症,莫不应手取效。治证虽多,功能其一,曰调整气机,复其升降而已矣。
李昌源的胃痛论
.升清降浊,以通为用:胃脘痛的发病机理常为脾胃纳运升降失常,气血瘀阻不畅,所谓
“不通则痛”。胃为六腑之一,泻而不藏,以通降和畅为顺。通法可使气血调畅,纳运复常,则其    痛自已。李氏把“胃宜通降”、“脾宜升运”、“脾升则健、胃降则和”作为指导临床治疗胃脘痛的理论依据,将胃脘痛分为气滞、血瘀与虚证三大类,采取以通为主的治法,主张理四气,即“疏肝气、升脾气、降胃气、宣肺气”,同时辨其虚实寒热,分别施治:寒凝者治以散寒行气,主以附子理中汤与良附丸合方;食积者以消积导滞,主以保和丸酌加鸡内金、砂仁;气滞者治以疏肝理气,主以柴胡疏肝散酌加佛手、香橼、郁金;血瘀者治以活血化瘀,主以膈下逐瘀汤酌加丹参、三七;阳气虚者治以温阳益气,主以黄芪建中汤酌加太子参。正如清·高士宗所说:“通之之法,各有不同,调气以和血,调血以和气,通也;上逆者使之下行,中结者使之旁达,亦通也;虚者助之使通,寒者温之使通……”。
附:
中医理论与形意的诸多一致。
上清下浊,与拳术中的上虚下实一致。二者皆取法于自然,
上焦法天,下焦法地。中立者,人也。故三才者,天地人。三才丸意可参。
拳经中的三节,与中医理论中的三焦理论异曲同工。
形意讲究整体劲,与中医讲究整体观,一致。
拳论中节不明一身是空的观点与上下交病,治其中的观点一致。
形意中的腾龙搜骨功法,实与中医的水火相济一致。
形意的上下、左右、内外、前后一致,实与中医的阴阳互济整体理论一致。
形意拳术是练出来的,与中医临证是实践出来的一致。
形意实实在在练功夫,与中医治病,疗效实实在在的一致。
形意五行拳、四梢学说取法于医理。
形意中的桩与中医中的证,理则一,活法也。
习形意实贪多,习中医也是如此,多则杂,失其中正之意。
 
升降出入,,中医之魂!
 
法升降浮沉气化用药论


作者:王勇


中医先贤仰观俯察,知“天气左旋下交于地,地气右旋上腾于天。”歧伯曰:“气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观宇宙自然造化之机,浮沉为阴阳之本体,升降为造化之妙用。升含乎开,降含乎合,是以升降合度则天地之气和,成交泰之势。天地并气,故能生物。人在天地气交之中,人身乃造化的大气所生,人身亦是一小造化,升降浮沉出入归常则健康,反之,升降失调,出入无序,亢害生则病矣。故临床用药必本阴阳升降浮沉气化之理。

1.升降有序气化有常

中医认为人与宇宙大自然的天地阴阳相通。正如《医学源流论?阴阳升降论》指出:“人身象天地。天之阳藏于地之中者,谓之无阳。元阳之外护者谓之浮阳。浮阳则与时升降,若人之阳气则藏于肾中而四布于周身,惟元阳则固守于中,而不离其位。”在一年二十四节气中,阴阳二气升降浮沉产生四季气化而化生万物。阳动阴静,阳升阴静,在一年之中,春木主生,夏火主长,秋金主收,冬水主藏,中土主化。生长收藏化,阴阳五行升降浮沉相因而气化有常。一日之中亦相应之,早为春,午为夏,傍晚为秋,夜为冬。人身阴阳之气亦相应之,如肝应春之气等等。中医“天人相应”观,认为人的生理、病理变化与自然环境息息相关。现代科学揭示:人的血压、体温、基础代谢、脑细胞电活动等基本的生理活动就存在日变化节律中,而这种日变化节律又与太阳活动密切相关。

在脏腑功能和气血津液都反映升降出入有序的运动形式。肺主宣发肃降,脾胃主升清降浊,心司鼓运血流,肾司水精藏化,肝胆司升降疏调,反应了五脏协同以维持升降出入的动态有序平衡状态。人体五脏六腑之间,阴阳表里还相互配合,气化运动相互协调,五脏属阴主里,六腑属阳主表,五脏藏升为和,六腑通降为顺。生理上来说,脾升胃降,肝升胆降,心宜升小肠降,肾宜升膀胱降。人体还有一些脏与腑具有特殊密切关系,比如肾与三焦、肾与胆、肾与胃、肾与大肠、心与胆、心与胃、肝与大肠、脾与小肠等等,它们之间虽然没有表里关系,但是气化气机相通,使其整体联系。

人体脏腑之间在生理上的相互联系,相互流通要靠气化运动互相联通来实现。如水液的升降出入运动是由脾、肾、三焦、膀胱等脏腑的共同气化活动完成。整个水液代谢的过程是:“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也”。(《素问》经脉别论),其中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水精的生成及转输,即饮水入胃,胃气通降,脾气升清,上归于肺,肺气宣发,水精四布;第二部分为水浊的处理,即肺气肃降,通调水道下归于肾,肾气蒸化,水精复升,水浊下降,注入膀胱,排出体外。又如人体呼吸运动是肺、肝、肾三脏共同气化活动来完成的,肺气宣发根于肝气升动,肺气肃降赖于肾气摄纳。再如人的精神思维活动,有心、肾、脾、胃、肝、胆等脏腑参与,心降肾升,心肾相交;脾升胃降,沟通牵和;肝升胆降,拨转调解。人体脏腑经络运行气血,传递信息,要依据经气的气化来完成。人体皮毛、肌肉、筋膜、骨骼及九窍的功能活动同样是以气、血、津、精为基础,以气化运动来完成。所以《素问?六微旨大论》指出:“升降出入,无器不有”。

2.升降失常出入无序

从病因论升降失常出入无序,人体气机气化亢害失常,有内外因素。《内经》言二因学说,生于阳者,风雨寒暑;生于阴者,饮食居处,阴阳喜怒,开病因之先河。《金匮要略》论千般灾难,不越三条,实为二因。外感六淫慨外邪,内伤七情慨体质。由于六淫致病特点不同,所以致病后对人体气机升降出入影响也不同,如风火为阳邪,其性升浮,寒湿为阴邪,其性沉降,暑有阴阳之别,燥有温凉之分,暑多挟湿,所以暑与燥致病后,对气化升降影响比较复杂,但是有一个规律,阳热升,阴寒降。七情致病更直接地影响气化升降,“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素问》举痛论)。

在人体病理过程中,气机升降出入障碍,是一切疾病的基本病理过程之一。升降出入失常,波及五脏六腑,表里内外,发而为病。五脏的气化升降失常比较复杂,它包括:不及、太过及反作。如:肺气失宣,心火上炎,脾气下陷。六腑气化升降失调,主要是通降不利,气机上逆。如:胃气上逆,胆热上炎等。气血津液出入无序,运行失常,不仅可以出现气血的虚证和实证,津液的不足与聚积,还可能由于气血津液运行动态趋向变化,而引起脏腑的升降失调,甚至会出现危重证候,阴阳气不相接为厥证,窍闭神昏为闭证,精气外泄为脱证。所以《素问?六微旨大论》说“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

3.调理升降治以归常

在指导临床上,《素问?至真要大论》指出:“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折之,不足补之。”张介突说:“高者抑之,欲其降也,下者举之,欲其升也。有余者折之,攻其实也,不足者补之,培其虚也。”临床上许多病证都可涉及阴阳升降失常的问题,根据人体发病部位的上、下、表、里不同和病机过程中气机上逆及下陷差异,采取调和升降,调和开合的不同治法,应用升降浮沉的方药,使之升降调和,气化归常。治肺病应注意宣降,宣降正常,则津气通畅,呼吸调匀。脾胃为四运之轴,升降之枢。脾胃升降正常,则水谷精微得以上输,糟粕得以下降;心肺气血得以下行,肝肾精气得以上升。如果脾胃升降失常,不仅水谷的纳运发生障碍,五脏气机亦将受到影响。治肝病亦应注意升降。肝性升发,气的上升外达都与肝的疏泄功能有关。肝的升降失常,常从太过与不及两个方面表现出来。若系升发之机被遏,则呈肝郁。根据抑者散之的治则,治当疏肝解郁,遂其升发之性。若系肝气升腾太过,呈为肝阳上亢,根据高者抑之的治则,又宜平肝潜阳,使肝阳不致过亢。治肾病应注意肾的气化功能是否正常。肾为主水之脏,水液能在体内运行不息,有赖肾阳的蒸腾气化,才能正常升降出入而使“水精四布,五经并行。”若阳气不足,气化失常,升降失司,水液不能下行外出而停蓄,治宜温阳化气以调其水液的升降出入。以上从五脏有病,均宜调其升降,证实了“升降出入,无器不能”,“升降之道通,天地之泰合,卫生之法,无逾于此。”

在升降浮沉论药物的配伍运用上,药物有升降浮沉的性用不同,治法亦有升降浮沉的因势利导,两者参合而行之,则治法甚多,变化无穷。临床上有升降气机、升降肺气(宣降法、升降法)、升降脾胃(升清降浊)、升降肠痹  、升阳泻火、升阳散火、升降相因、升水降火(交通心肾)、开上通下(腑病冶脏、下病上取)、提壶揭盖(以升为降)、上病下取(脏病治腑)、轻可去实、逆流挽舟、滏底抽薪、行气降气、引火归原、介类潜阳(养阴潜阳、潜阳熄风)、重镇摄纳等十八大法。临床总宜重视整体辩证,分清因果关系,注意脏腑联系。恰如《素内?六微旨大论》所言“亢则害,承乃乃制,制则生化”。
升降出入,,中医之魂!
 
怎样理解中药“升降浮沉”和“升清降浊”


作者:贾海忠


下面我想讲一个就是我们在临床用药时经常谈到的药物的升降浮沉,以及我们在治疗的时候说的升清降浊,这些概念怎么来理解,我觉得大家好象是理解了,实际上心里面并不是很清楚,所以说我们这个题目叫“怎样理解中药的升降浮沉和升清降浊”。
    
中药的药性包括四性,就是寒热温凉,五味,还包括归经,有毒无毒,升降浮沉。前面的这些都比较容易理解,就是四性、五味、归经、有毒无毒比较容易理解,那么升降浮沉这是比较难以掌握的,就是让人们感到模糊不清,把握不准。
    
如果你不搞清楚每个药物升降浮沉属性的具体所指,必然能够影响到你准确的选择用药。比如说在中医古籍里面经常提到说柴胡升麻是升阳举陷,对肝阳上亢者慎用,但是在临床上由于相当一部分的高血压患者属于肝阳上亢,所以就应该高血压肝阳上亢者应该慎用。药物药性的升降本来是与具体的脏腑气机、气血和清浊密切相关的,所以才有了药物升降浮沉这么一个提法,但是实际上药物本身没有升降浮沉的作用,它只不过是作用于这些具体的脏腑以后,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并不是说它真的有什么升降浮沉,这也跟寒热温凉不一样,寒热温凉确实是它固有的属性,升降浮沉实际上不是固有的属性,而是影响到相应的脏腑以后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所以我们在用药的时候我们不必太关注这个药升那个药降,我觉得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上面,而应该把注意力它对放在对哪个脏腑是补是泻?

比如说补肾了,补肾就能够升清,因为肾是藏精的,藏精就能够升清,说补脾胃了,就能够升清,因为什么呢?所有的消化吸收的这些东西都是通过脾的运化转输然后到人体各处,所以说补脾了也就升清了。补肺了,肺气足了,清气进入人体了,全身各处就有了,也就起到了升清的作用了。所以说这个“升清阳”因为具体补益了某一个脏腑,调整了某一个脏腑,最后出现的,离开了虚实补泄也无所谓升降浮沉,如果不是基于它补泻调理的功效,不会有升降浮沉这种现象。所以不要把现象当本质,不要把现象当功效,不要当成一个真正的独立的作用看待。
    
刚才谈的是升,降也是这样,通便是降,其实通便降浊的同时也是升清,它们之间本来就是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互相影响。
    
这就是说它的作用不是药物本身有这么一个具体的作用,而是说作用于脏腑以后的表现。比如说举个例子,麻黄是发散、升浮的药,但是用完麻黄不是都发汗的,像哮喘的病人,喘而汗出,无大热,这时候用麻黄他不发汗,平喘了,汗反而止了,你不能说麻黄是发汗的,只要有汗,就不能用。所以说这个作用是离开了脏腑的虚实补泄就不会有的,所以不要过分的来强调它的升降浮沉,要重点关注它对脏腑的作用。
    
由于升降浮沉是一个很生动很形象的现象展示在我们临床医生的面前,所以给药物确定了这么一个功效,在某些药物上有这个功效。

另外在临床上还有提到就是升清降浊,认为这也是一个基本的治疗原则和方法,但是我在当医生的早期,感觉明白升清降浊这句话,但是仔细一琢磨,就感觉到还是没明白升清降浊的实际意义是什么,所以说时常从中西医结合角度苦思冥想这个,结合临床实践,然后逐渐逐渐有了自己关于升清降浊的一些理解。

这个升清降浊也不是药物的特性,实际上是脏腑的基本功能,与刚才咱们提到的升降浮沉实际上是一样的。那么升是升举的意思,清是人体所必须的精微物质,降是降下排除的意思,浊就是人体组织器官的代谢产物,升清降浊这是脏腑的基本功能,这也是对我们治疗上的一个基本的要求,就是你帮助机体实现清升浊降的这么一个状态,所以说升清降浊就是将各种精微物质输送到人体所需要的器官提供营养,同时将代谢的产物带离组织器官并排出体外。
    
在脏腑器官的水平是脾主升清,胃主降浊,肾既主藏精,实际上就是升清,又主尿液的生成排泄,实际上就是降浊,你看脾胃是升清降浊,肾本身也是升清降浊,肺是吐故纳新,你看还是降浊升清,对不对?肝是气机升降的枢纽,实际上也是清浊升降的枢纽。心是主清浊在血脉中的运行,心主血脉,但是清浊都是混合在血脉中的,所以说五脏六腑没有一个不参与升清降浊的,所以说升清降浊是一种生理现象的概括,是具体脏腑功能的一种表现,是五脏六腑协调统一的一种形式。
    
由于人体的每一个组织器官都有升清降浊的生理功能,所以说当这个功能受到损害而且没有恢复的可能时,这时候医生就可以借助药物来帮助机体恢复升清降浊的生理功能,所以说药物的升清降浊的作用是以脏腑组织的升清降浊的功能为基础的,也就是没有脏腑组织的升清降浊,药物无所谓升清降浊。

我们打个比方,比如说这个病人是因为肾的问题,肾气虚,清不升,浊不降,这时候光调理脾胃可以起到升清降浊的作用吗?这时候单纯用升麻柴胡升清阳可以实现目标吗?是不可能的。那同样换一个脏腑,由于其他脏腑引起的清不升浊不降,用它也是没有效果的,所以具体到我们讲的升麻柴胡的升清降浊的时候,它有它具体的作用机理。
    
全身各组织无不存在微小的血管,也就是微循环的血管,在刚才我们谈到是在器官水平上的升清降浊,在细胞水平,从中西医结合角度来看,细胞膜是具备了转运清浊的基本功能的,这个细胞膜让细胞外的营养进入细胞,把细胞内代谢的东西让它排出,所以细胞膜上有转运清浊的功能,所以微循环水平是整个升清降浊的一个关键。血脉通畅也就成了升清降浊的基本条件,因此升清降浊的药物,我们认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升清降浊的这些药,它应该作用在血脉上,是保持血脉通畅的,也就是说这些升清降浊的药,它的作用水平是血脉。
    
我们再看看文献到底是不是这样子。像我们经典的升清的药,升麻,生麻在《本草纲目》里记载还有一个功效就是消斑疹,行瘀血,你看是不是作用在血脉的水平?柴胡可以宣畅气血,这是在《药性本草》里面,它能使气血保持通畅。葛根也是一个升清药,但是葛根可以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脑梗塞,这是现代研究已经证实的问题。大黄作为经典的降浊药,也有很好活血化瘀的作用,所有经典的升清药也好,降浊药也好,它们都是很多都是作用在血脉微循环的水平。
    
既然升清降浊的药都具有保持血脉通畅的作用,那么各种保持血脉通畅的活血化瘀药物也应该具有升清降浊的药物,是不是这样呢?我们再看看《本草丛新》里面说川芎的功效是“辛温升浮,乃血中气药,升清阳,而开诸瘀”,你看看,川芎也能升清阳。所以通过这些文献,通过我们的思考,我们觉得升清降浊就是基于脏腑组织升清降浊基本生理功能的一个治疗原则,一个方法,而并不是说具体的某一个药,任何情况下都能升清或者任何情况下都能降浊,这是我们要建立的一个概念。
    
另外就是说具有广泛的、确实能够任何情况下都能升清降浊的这种药,往往是作用在血脉的水平、微循环水平,都有活血化瘀的作用。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把活血化瘀的药也用于升清降浊,所以当我们治疗脏腑功能失调,清不升浊不降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在调理脏腑功能的同时加一些活血药,这样的话升清降浊就很容易实现了。

好,这是要讲的怎样理解中药的升降浮沉和升清降浊。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