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四季--百花百草百药

停下匆忙的脚步,只为倾听花开的声音,在心灵的深处,且享用这份美的盛宴。

 
 
 

日志

 
 

《伤寒论》腹痛浅析  

2017-06-27 11:00:45|  分类: 经典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腹痛这一症状在《伤寒论》中的出现频率极高,遍及全篇。同时腹痛也是临床上常见症状之一。《伤寒论》中腹痛之病势缓急、临床表现各有不同,治法亦随之有异,对于后世治疗本症有较大指导意义。本文从《伤寒论》全篇范围内对腹痛进行辨析,其中将腹痛界定为胃脘以下,耻骨毛际以上部位的疼痛为主症,以别于胃脘痛(心下痛),现分述如下。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1 太阳病篇

太阳病篇是《伤寒论》中证候类型最丰富,条文论述最多的一篇,有关腹痛的条文也相应较多。其腹痛有实有虚,以实证居多。实证者以瘀血、热、寒、水饮等病因有关;虚证多是气血不足,阴液亏虚,或兼有实邪而发为腹痛

蓄血证中见到“少腹急结”(106条)、“少腹硬满”(124条)、“少腹硬”(125条)、“少腹满”(126条),虽未明言腹痛,验之临床多有腹痛,究其病机乃邪热与瘀血互结于下焦,阻滞经脉,气机不畅,不通则痛。正如成无己所言:“若但少腹硬满而痛,小便自利者,蓄血证也。”其腹痛发病较急,小腹拘急疼痛或硬痛,疼痛较剧,痛苦不可名状,夜间尤甚,并见如狂发狂,或喜忘,小便自利,舌青紫或紫暗,或有瘀斑、瘀点,脉沉微、沉结或涩。根据病情酌情选用桃核承气汤、抵当汤或抵当丸治疗,功能活血化瘀,通下瘀热或破血逐瘀。瘀血得下,邪热得去,气机得畅则腹痛自止。

大陷胸汤证之典型证候本为胸膈疼痛,硬满拒按,乃因“结胸热实”、“水结在胸胁也”。137条为结胸之重证,病势急迫,病变范围广,临床表现重,不再局限于胸膈,而“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并有类似阳明腑实证之表现,如日晡所小有潮热,不大便,烦渴,舌燥,脉沉紧等。其腹痛正是水热互结严重,气机不通,阳明之腑受累所致。治用大陷胸汤泻热逐水破结。水热得去,气机得畅,结滞乃散,则腹痛自止。

173条乃寒热错杂之证,热邪在上,寒邪在下而见“腹中痛,欲呕吐”。腹痛是作为本条的主要症状之一,乃寒阻脾经,脾络不和,不通则痛。《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伤寒论注》:“……腹中痛者,胃中有寒邪内攻也。”程知曰:“阴邪在腹,则阳不得入而和阴,为腹痛。”其腹痛因寒而发,病势为急,是为冷痛,得暖则舒,得寒则剧,并见呕吐、口渴,或下利,纳差等,治用黄连汤。该方实为半夏泻心汤去黄芩加桂枝而成,全方共奏清上温下,和胃降逆之功。其止腹痛机理在于调和脾胃,宣通阴阳,恢复气机正常升降之功能,通则不痛而腹痛自止。

29条所论为伤寒误治后发生变证,阴阳转化的过程及仲景应对之措施。其中的芍药甘草汤是针对阴液不足,脚挛急而设。芍药酸苦微寒,养营益血;炙甘草甘温,缓急补虚。二物相合,酸甘化阴,能滋阴养血,以缓解筋肉挛急。论中虽未言芍药甘草汤能治疗腹痛,然《医学心悟》谓“芍药甘草汤止腹痛如神”,尤其针对肝木乘脾之腹痛。其腹痛绵绵不休,按之则舒,或见腹中挛急不舒或脚挛急,舌质淡,苔薄白,脉弦等。盖因芍药酸收,敛阴和营,缓急止痛;炙甘草甘温补中,缓急止痛,深合《素问·藏气法时论》:“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以辛补之,酸泻之。”之治肝要旨,甲己化土,以平肝木,有柔肝缓肝之妙,故腹痛自止。后世将其推广应用用于治疗各种痛证,在辨证论治疾病的基础上参以此方,能起到增强止痛效果的作用。

167条所述脏结证乃脏气大衰,元阳不振,阴寒之邪凝结在脏所致,其虚实夹杂,病情错综。本条论述脏结危证,是素有痞块连在脐旁,病变已久,久病入络而病及血分。说明其脏气衰微,阴寒凝结,血络瘀滞,不通则痛。其痛引少腹以至外阴,病变广泛,涉及肝、脾、肾之分野,病势危重,是为难治。其症见痞块疼痛而牵引少腹,阴茎缩入,控引睾丸,其痛难忍。古人虽有用理中、四逆一类方剂加减治疗而取效之例,终归病势沉重,治疗颇为棘手。

2 阳明病篇

阳明病以“胃家实”为提纲,着重阐释了胃肠的病理变化。尤其是阳明腑实证,多为燥屎内结,腑气不通,气机阻滞,不通则痛,发为腹痛

239条有“绕脐痛”、241条及254条有“腹满痛”,腹痛病机为阳明燥实内结,腑实已成,大肠传导失常,腑气不通,不通则痛。因而,腹痛是为阳明腑实证的主症之一。大承气汤功能通腑泻热,荡涤积滞之功,热去腑通,则腹痛自止。尤其是254条乃阳明三急下之证之一,其病势急,病情重,里热炽盛,津液耗伤,腑实已成,燥屎阻结,腑气不通更甚,且阳热呈亢盛之势,阴液有消亡之虞。故用大承气汤急下存阴,大便得通,燥热得去则腹痛得减。而论中调胃承气汤证、小承气汤证,虽未明言“腹痛”,但验之于临床,腹痛常常为其主证之一。故而三承气汤是治疗阳明腑实,燥屎内阻所致腹痛的常用方剂。

3 少阳病篇

少阳主枢,其枢机运转,三焦通畅,则水火契机得以升降自如,三焦各有所司。若少阳枢机不利,经气不畅,进而影响脾胃功能,其中肝木乘脾,则发为腹痛。另外,少阳容易兼夹他经邪气,如少阳兼阳明,则可因阳明里实,腑气不通,而出现腹痛

96条有“或腹中痛”,其腹中痛乃胆郁气滞克脾,损伤脾络而发。方用小柴胡汤去黄芩加芍药,疏调脾络,缓急止痛。97条有“邪高痛下”,其腹痛乃木邪克土,脾络受损则痛。方用小柴胡汤和解少阳,气机通畅,枢机运转,则腹痛得止。100条有“腹中急痛”,本条是少阳兼里虚寒证,其腹中痛乃中焦虚寒,气血不足,复为少阳之邪相乘所致。“先与小建中汤”,温中补虚、和里缓急,中气补足则腹中疼痛得以缓解,如果仍然有少阳邪气不解,再予小柴胡汤和解少阳。此条虽列于少阳病篇,然其腹痛之本在中焦虚寒,故治以小建中汤。小建中汤乃桂枝汤倍用芍药加饴糖而成,是甘温与酸甘合用之方剂,全方有调和气血,建中止痛之功。《伤寒论》中用小建中汤治疗“伤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烦”,未专列提出小建中汤治疗腹痛,然在《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中列举小建中汤治疗“虚劳腹痛”,是为小建中汤治疗腹痛之佐证。103条是少阳病误下后,柴胡证仍在,使用小柴胡汤治疗后病情发生变化,少阳火郁气滞,枢机不利,并有邪入阳明,化燥成实,腑气壅滞。其“心下急”为阳明腑气不通,与少阳枢机不利,气机阻滞所致。而阳明腑气不通,常可见腹痛。因有少阳枢机不利,不可纯用攻下之法,故用和解和通下并行,方用大柴胡汤。大柴胡汤中枳实破结下气,大黄苦寒泻热,通降阳明腑气,芍药和营通络,缓急止痛。腑气得通,气机调畅,则腹痛自止。

4 太阴病篇

太阴脾土主运化,主大腹,其病变多围绕脾虚寒湿而设。脾阳不运,寒湿内盛,阻碍气机则发为腹痛。另外脾络瘀阻,亦可见腹痛之症。

273条有“时腹自痛”,本条是太阴病的提纲证,其腹痛是太阴脾脏虚寒证的主要临床表现之一。其腹痛缘于脾阳虚衰,寒湿内盛,寒湿壅滞,气机不畅,故见时腹自痛的表现。279条“腹满时痛”及“大实痛者”乃太阳病误下以后,邪陷太阴脾经,脾经的气血失和,气不利则满,血不和则痛,故而出现腹满痛的临床表现。桂枝加芍药汤证“腹满时痛”之病机为脾伤气滞络瘀,故用桂枝加芍药汤治之。其方乃桂枝汤原方倍用芍药而成,方中重用芍药,一是与炙甘草相配,酸甘化阴,缓急止痛,二是可增其活血散结之力。全方共奏通阳益脾,活络止痛之功。桂枝加大黄汤证“大实痛”之病机为脾伤气滞,络瘀较甚,兼有形邪实,不通则痛,故用桂枝加大黄汤治之,它是在桂枝加芍药汤基础上再加大黄。加大黄的作用:一是可增强其活血化瘀,通经活络之功;二是因气滞不通,亦可导致大便不通,而大便不通,必使气滞络瘀加重,加大黄能导滞通便,实邪去则气机流畅,瘀滞除则经通络和,其病可愈。

5 少阴病篇

少阴之病,责之心肾。尤其是少阴寒化证,心肾阳衰,阴寒内盛,寒凝气滞,则可发为腹痛;而阳虚水泛,阻滞气机亦可为腹痛。总而言之,不脱阳虚之本。

316条“腹痛”是真武汤主证之一,乃阳虚水停下焦,气机不畅所致。真武汤方功能温阳化气行水,阳复水去,气机调畅,则腹痛自止。 317条“或腹痛”乃肾阳虚衰,累及脾阳,阴寒内盛,气血凝滞,不通则痛之故。方用通脉四逆汤加芍药方治之。通脉四逆汤温阳驱寒,加用芍药取其活血通络,开痹止痛之能,全方共奏破阴回阳,通达内外,活血通络,散寒止痛之功。307条“腹痛”乃寒湿内郁,络脉损伤,化腐成脓所致。其腹痛绵绵不休,得寒加剧,喜温喜按,用桃花汤治之,该方有温涩固脱之功,温通利止则腹痛得缓。

6 厥阴病篇

厥阴之变,有寒有热,且有阴尽阳生,极而复返特性,故病变极为复杂。其腹痛有因虫扰,有因气滞,有因寒凝,不一而论。

338条虽未见“腹痛”字眼,但病人肠中有蛔,蛔虫内扰上窜,甚则上入其膈,阻遏气机,则必腹痛。其腹痛阵发,时作时止。发作时则腹痛剧烈,辗转不安;发作停止则宛如常人,治用乌梅丸。该方酸苦甘辛兼备,酸可安蛔,辛可伏蛔,苦可下蛔,功能清上温下,安蛔止痛。 318条有“或腹中痛”。寒主收引,腹中血脉因阳气不布而寒,故收引而作痛。柯琴将腹痛作为四逆散的主症。关庆增将所收集到的四逆散古今医案414例进行统计分析,结果发现腹痛在诸多证候中居于首位。由此可见,四逆散除了传统意义上治疗“四逆”以外,亦是治疗腹痛的主方之一。四逆散功能疏肝和胃,行气解郁,用以治疗阳气郁滞而不达,肝气不舒之腹痛。340条有“小腹满,按之痛”,其腹痛乃下焦寒凝气滞之故。其腹痛部位在下焦小腹,不少注家将其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证相呼应,认为治疗本病用该方,功能暖肝散寒止痛,则腹痛得止。358条“腹中痛”是因为外感病经过一段时间,邪气入里,胃肠气机阻滞,脾络不通所致。腹痛一症是作为欲作下利的征兆。

总之,《伤寒论》所论腹痛有寒有热,有虚有实,治疗上或温或清,或补或通,辨证准确,施治恰当,为后世治疗腹痛树立了典范。

注:本文所引条文号码,据宋版本赵开美复刻本顺序。

【本文来源:陶春晖.《伤寒论》腹痛浅析[J].中医药学报.2011,39(2):128-130.】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