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四季--百花百草百药

停下匆忙的脚步,只为倾听花开的声音,在心灵的深处,且享用这份美的盛宴。

 
 
 

日志

 
 

我为什么运用经方“乌梅丸”来治疗胰腺癌  

2017-07-07 13:47:04|  分类: 经典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梅丸,出自于《伤寒论》《金匮要略》

伤寒论》338条:“伤寒,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冷,其人躁,无暂安时者,此为脏厥,非蚘厥也。蚘厥者,其人当吐蚘。令病者静,而复时烦者,此为脏寒。蚘上扰入其膈,故烦,须臾复止;得食而呕又烦者,蚘闻食臭出,其人常自吐蚘。蚘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金匮·趺蹶手指肿转筋狐疝蛔虫病脉证治》:“蚘厥者,当吐蚘,令病者静而复时烦,此为脏寒,蚘上入其膈,故烦,须臾复止,得食而呕,又烦者,蚘闻食臭出,其人常自吐蚘。蚘厥者,乌梅丸主之。”

乌梅丸原方组成、制法及服法:

乌梅三百枚,细辛六两,干姜十两,黄连十六两,当归四两,附子六两(炮,去皮),蜀椒四两(出汗),桂枝六两(去皮),人参六两,黄柏六两

上十味,异捣筛,合治之,以苦酒渍乌梅一夜,去核,蒸之五斗米下,饭熟捣成泥,和药令相得,内臼中,与蜜杵二千下,丸如梧桐子大。先食饮服十丸,日三服,稍加至二十丸。禁生冷、滑物、臭食等。

我曾治疗一位胰腺癌患者,每日腹泻3-5次,行吉西他滨化疗后每日腹泻20-30次,水样便,往往腹泻裤中,苦不堪言,问之大便无臭秽,食欲差,用甘草泻心汤无效,按《内经》“暴注下迫,皆属于热”用葛根芩连汤无效,遂用乌梅丸加减,1剂腹泻减轻,疼痛缓解,2剂大便减为每天1-2次,食欲增加,疼痛明显减轻。

猛然回首,发现胰腺癌的症状与厥阴病提纲十分相似,在临床治疗胰腺癌多例后效果明显,即在2007年让学生开始总结乌梅丸与胰腺癌的关系。

首先,从症状上来看,厥阴病篇的症状和胰腺癌的常见症状相符。厥阴病的本质是肝阳虚,导致寒热错杂。肝主春,肝为阴尽阳生之脏,寒乍尽,阳始生,犹春之寒乍尽,阳始萌。肝中之阳,乃春生少阳之气,始萌未盛,故易受戕伐而肝阳馁弱,形成脏寒。然又内寄相火,相火郁而化热,于是形成寒热错杂之症。

伤寒论厥阴病提纲所述:“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蚘。下之利不止。”此提纲所述即为寒热错杂。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三症,乃相火内郁而上冲所致。肝阳虚馁不得疏土,则有饥不欲食,食则吐蚘,下之利不止,此为脏寒之征。

胰腺癌患者的常见症状为上腹饱胀不适,上腹痛,食欲下降,消瘦,乏力,腹泻或便秘,其中上腹饱胀不适,腹痛,食欲下降均符合厥阴病的临床表现。

其次,厥阴病病机为寒热错杂,乌梅丸是《伤寒论-厥阴病篇》的代表方剂。清·吴谦《医宗金鉴》认为:“厥阴者,阴尽阳生之脏”。即厥阴是三阴之尽,阴极阳生。既然阴尽阳生,那么厥阴就是顺接阴阳的地方。厥阴肝木生于肾水而孕育心火,下为水,上为火,一脏而具水火之性,故容易寒热夹杂,就如《诸病源候论》所言:“阴阳各趋其极,阳并于上则上热,阴并与下则下冷”。厥阴病病位在肝,肝属木主春,其政舒启,其德敷和,喜升发、条达、疏泄;肝又为风木之脏,内寄相火。春乃阳升之时,阳气始萌而未盛,最易为阳气不足而春气不升,致生机萧条。厥阴阳气虚馁而致阴寒内生,故乌梅丸以众多辛热之品,共扶肝阳,以使肝得以升发舒启。

乌梅丸的方药配伍恰中厥阴病病机。

方中乌梅为君药,味酸,入肝经,其酸味最强,性温,且具有生发之性,张隐庵说乌梅“得春生肝木之味,生气上升,则逆气下降矣”。《神农本草经》还记载乌梅可以“除热烦满,安心”,这对“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又是很好的对症治疗。

乌梅收阴敛火,但不能生血,故配以当归温补肝血,肝体得以进一步强固;人参益肝气;附子,干姜,细辛,桂枝,川椒五味热药以温阳益肝之用;黄连,黄柏泻其相火内郁之热,形成在补肝的基础上,寒热并调。

乌梅丸组方看似杂乱,实则严谨,在温肝的基础上调其寒热,寒热并用,调理阴阳,紧扣厥阴病病机肝阳虚,阴寒内胜,寒热错杂,故为厥阴病篇的代表方剂。

第三,乌梅丸的方药组成符合胰腺癌的中医辨证。从胰腺癌的临床表现看,主要表现为上腹饱胀不适,上腹痛,食欲下降,消瘦,乏力,腹泻或便秘,与厥阴病提纲相符合。

我们认为胰腺癌病位在肝经,根据厥阴病的阴阳消长规律,为阴阳两虚的阶段,此时阴气尽而阳气始生,故为肝阳不足,寒湿内盛。肝为刚脏,内寄相火,相火内郁上冲于心,出现厥阴病中心中疼热之症,表现为上腹痛,上腹饱胀嘈杂不适;肝阳虚馁不得疏土,脾胃运转不畅,则有饥不欲食之表现,肝阳虚不能疏土,导致脾气不足,则乏力。

由此我们认为胰腺癌的中医辨证为肝阳虚,寒热错杂,故临床中我们运用乌梅丸原方取乌梅能敛肝柔肝,当归养肝血,二者同补肝体;附子补坎中之阳,助肝之阳气恢复,党参补离中之阴;肝之阳气在生长阶段易郁而化火,故加黄连。黄柏清火热之邪,且黄连配附子,一清泻一温引,邪热可尽;干姜,川椒温中,化中焦寒湿;细辛、黄柏合用起沉寒,清湿热;桂枝温心阳,推动阳气上升。结合胰腺癌易出现肝转移,在治疗时加用养肝之药白芍,与当归共用养肝血,调肝气;加用生黄芪补一身之气血;壁虎有祛风,软坚散结,抗肿瘤的功用,为治疗肿瘤的良药。

为什么乌梅丸治疗肝经疾病不用黄芩呢?经方中有许多含黄芩的方子,而且仲师治疗肝经疾病喜用黄芩!对此古人未作解释,中医认为火分君火和相火,相火是寄居于肝肾二脏的阳火,其辅助君火以行事,随君火以游行全身,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动力。相火易妄动,煎熬真阴,为元气之贼,故用黄柏清相火且坚阴,一举两得,此相火为肝寒而郁所生,非实火,故其用量较小;但木生火,而且乌梅丸一派火热之品,易扰心包,故用大剂量黄连以清心火,黄连在此方有两个功能,一是治疗相火扰心,一是防温热太过;厥阴病本肝阳不足,黄芩清肝火,药不对症,故弃之不用。

胰腺癌患者不只是寒湿证,而且也有湿热证,治疗湿热证应酌加清热药物。

摘自黄金昶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